比奇屋 >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老爸的麻烦

第四百二十八章 老爸的麻烦

    第四百二十八章老爸的麻烦

    当天晚上,孩子们坐着天堂晴华的房车一起到了山顶看烟花,而白藤泰美也好好的在我们身边说笑着。

    天堂晴华并没有犯傻行凶,不过在我给她拨过电话后,她一直恍恍惚惚的,想来是受到了我话语的影响。孩子们询问她的状况时,她也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搪塞了。

    虽然她的状态不太好,但至少这一趟旅行并没有死人,直到我们被天堂晴华送下山扎营休息也没有一个案件发生。虽然不知道晴华到底最后做了什么决定,但至少这一趟露营旅行我们是完完整整的走了下来。

    “这次的露营真的太好玩了,你说是吧哀酱~”露营的最后,孩子们一起躺在帐篷里,在我给志保的示意下,志保也接受了步美的示好,两人也开始以昵称称呼。

    “嗯,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志保报以微笑。

    “不过这次没有遇到什么案件呢。”光彦有些遗憾。

    “没有案件,完全享受一次完整的露营不好吗?”我将双手垫在脑后一副轻松道。“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没有案件的露营了,请务必珍惜这样的时光。”

    “是啊,如果遇到案件的话,今天或许我们都没办法一起吃咖喱饭了。”元太咂了咂嘴,一副回味的样子。

    “总之,露营算是完美结束啦!”在最后,我总结了一句。其实在我心里想的是,马上就可以安定一段日子了。然而我还没有闭上眼休息,孩子们已经开始商量下一次的露营了,并且很快就定在了下周末。

    “不行哦。”柯南第一次站出来帮我说话。“下周我们有别的事情。”

    “嗯?”对于这个我到真不知道。

    “叔叔说要我们一起吃饭的。”

    “是吗?”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对此并没有什么印象,或许当时老爸在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正好在志保那边吧。

    “嗯,确实说过,说是要去一家三星级意大利餐厅吃饭。”

    “诶!好棒啊!我也好想去!”元太第一个坐了起来。

    “三星级餐厅,应该会很贵吧?”光彦有些担忧,虽然孩子们对于花钱的方面完全不懂,毕竟在孩子们的世界里,只有买得起吃得到,和买不起吃不到的概念,具体谁付款,很少他们去想。人情这种东西更是还没有开始接触。

    不过到底是光彦,对这方面还是有很大的讲究。“元太,那里应该不是我们这些孩子们能吃的的起的。”

    “就是啊,我听说那里都是富人们经常去的地方。对于我们这些平常人家的孩子来说,负担实在是太大了。”

    就这样,孩子们放弃了一起去的想法,我也没有打算利用自身的财力带他们去吃饭。我可不想现在让他们过于优越,从而形成泰美和晴华之间那个样子。虽然不在乎钱,但是对于这些孩子们的友谊,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尊重他们的自尊心的。

    最终。孩子们在讨论高级料理的笑声中渐渐睡去,没有案件的发生,孩子们也睡得异常香甜。

    就这样,孩子们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假期,不过时间是飞快的。一周的校内生活平静如水不论是fbi方面还是组织方面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找不到一点痕迹。

    这样的宁静并不会让我觉得安心,反而倒是像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

    现在越是清净,暴风雨便会来的愈加猛烈。

    一周转瞬即逝,老爸带我们去了那个高级餐厅。而这次餐饮的经费来源竟然是老爸接了一个世纪大单。

    一笔光是定金就有五十万日元的超大委托。据老爸说,事成后更是有一千万的委托费。

    这么大的数额不禁让我多想了一下这委托背后的难度极其真实性了。不过老爸在拿到五十万的定金后就已经开始飘了。这一顿饭吃完后,估计这笔定金就要去之七八了吧?

    不过看老爸这么有信心,大概。。。算了,就算老爸真的失败了,这事儿交给柯南也没什么问题,再不济,钱这方面我虽然发愁,但是拿出个几百上千万日元还是没问题的。就让他在自家女儿面前炫耀一下吧。

    不过这炫耀的代价嘛。。。

    “所以呢?最后有没有把那个人物揪出来?”大约三天后,老妈的电话已经追到了事务所。

    三天来,老爸的案子丝毫没有进展,于是乎就只能喝个烂醉,而小兰则是因为过于担心才不得已向老妈求助,至于原因。。

    “后来爸爸就去了那个富人家里,可是那位太太说的证据,根本排不上什么用场。爸爸也为此大伤脑筋,正醉倒在沙发上睡觉呢。”

    “真是,这个老家伙。”电话一边,老妈已经开始了抱怨模式。“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把那个案子拒绝掉吧。”

    “可是。。”小兰一脸为难。“可是,在爸爸去那边之前,就已经在最近时间大手大脚的花了三百万元了。”

    “纳尼?!三百万?!”老妈的声音隔着老远我都能从电话里听到了。

    “算了,三百万我倒是能拿出来。我来想办法吧。”最终,老妈的声音产生了些许无奈。

    “可,可是妈妈。。”

    “呵,呵呵。”在一旁听着小兰快为难死的语气,不由嘴角抽搐。就听到她继续说道。

    “爸爸为了把这笔账追回来,又投了五百万在赌马上。”

    “what?”

    “所以现在已经欠了八百多万了,妈妈,怎么办啊?”

    “这老头子。。”老妈恨得牙痒痒。“你不用理那个老家伙了,现在收拾你的东西马上到我这边来!”

    “可,可是。。”

    “对了,带上小薰一起!”

    “诶?”小兰微微一愣。

    “噗。。”我笑着摇摇头,抢过了电话。“阿姨,我觉得您还是来一趟吧。叔叔现在这个状态要是没人管可能等他睡醒就从事务所的窗户跳下去了。”

    “让他跳吧。只是两层楼的距离最多摔个骨折。死不了!”老妈的声音满是怒意。

    “好啦好啦阿姨,您也好久没有过来看看小兰姐姐和我们了,就当是来见见我们吧。”我强忍着笑意跟老妈说着。

    “呼。。真是的。”听到这里,老妈的怒火也消下去不少。“好吧,就当是为了你们。”

    老妈很隐晦的说着,所谓为了我们,无非就是想来看看我跟小兰,至于案件,她倒是不担心,就算没法破案,这不到一千万的钱我也能轻松搞定,虽然老妈并不打算让我出面,不过这种事情,她也知道我从不在意。毕竟一个价值千万的薰衣草杯子还在她桌子上摆着呢。

    “嗯嗯,那我们一会儿见~”挂掉了老妈的电话,我给小兰比了个ok的手势,这也让小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大约一小时,老妈就已经驾车来到了事务所,在老妈赶到的时候,老爸还睡着。最要命的是老爸嘴里还念叨着电视里面的节目,冲野洋子的美食节目,这也让老爸在睡梦中已然念叨着洋子,洋子的。

    见状,老妈的拳头上鼓起了一个井号,直接把老爸用胶带捆在了沙发上。

    “走了。”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老妈将胶带放在了桌子上。在我们三个的苦笑中带着我们走出了事务所的大门。

    “所以呢?那个委托人到底是谁?”车库中,老妈开口向小兰问道。

    “听爸爸说似乎是叫做藤枝干熊。”

    “啊,是他啊。”老妈一声感叹。

    “诶?妈妈知道他吗?”

    “嗯,他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妈妈回答道,“他年轻的时候也干了不少的坏事。再后来,他用了一些技巧,俘获了资产家大小姐的放心并且同意入赘。再从那个资产家里拿钱做一些不正当的生意。”

    “那么实际上的委托人是那位大小姐吗?”

    “不,我听说那位大小姐半年前因病去世了。现在说不定已经再婚了。”

    “再婚?不是才去世不久吗?”小兰对这种事情感到了一丝的厌恶。

    “总之,这件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就去看看吧。”

    临近傍晚,老妈拉着我跟柯南还有小兰来到了委托人的别墅,在门口迎接的是这家别墅的管家。

    “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植木草八,想必您就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代理人了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请您务必不要客气。咳咳咳。。”

    “怎么?您感冒了吗?”柯南问了一句。

    “不,我只是哮喘的老毛病了。”管家摇了摇头。“总之,各位先跟着我进来吧。”

    在微微侧身后,管家植木将我们让进了别墅,走进来的瞬间,大家就被整洁大气的花园吸引了。

    “这个花园修葺的也太好看了!”小兰不仅赞美道。

    “呵呵,那是因为趋势的太太对园艺十分的热衷,所以一直就有让人好好打理。”植木管家解释道,而后往庭院的一段侧目看了看。“那边的那位就是一直陪着太太做园艺的大师。土肥耕造。”

    见到土肥还在用心的整理花园,小兰下意识的打了个招呼,可惜这位园艺大师只是回头看了看,并没有理会。

    面对此情此景,管家也急忙上来解释。

    “请您原谅,以前他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自从老爷入赘道这里开始。他就变得除了太太跟我之外就不在和外人开口说话了。甚至于现在都不怎么跟我说话了。”

    “我想,他应该是很喜欢我那个已经去世的姐姐吧。”

    正在说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性向我们走来。见来人,管家急忙介绍。

    “这位是大小姐的亲弟弟,藤枝繁少爷。”

    “那么,这两位漂亮的女性和两个小朋友又是谁呢?”繁少爷躬身看了看我跟柯南。

    “您好,我是毛利小五郎雇的律师,今天过来是为了询问更加详细的案情细节。今天我在和毛利小五郎的女儿谈话时,她也表示出高度的兴趣,所以就一起来了。冒昧而来是不是打扰到您了?”

    “哈哈,哪里哪里。欢迎之至。”繁少爷十分有风度。“对了植木先生,过来一下。”

    “那么,失陪一下。”植木鞠躬致意,而后跟着繁少爷离开了。

    “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嘛?”小兰对老妈的回答并不满意。毕竟她没有标明自己是毛利小五郎的妻子。

    “如果那么说的话,后面询问案情会变得不方便。”老妈微微笑道。“而且那个男人也很有风度,感觉还不赖嘛。”

    一句话,惹得我跟柯南同时嘴角抽搐。一直以为老爸喜欢拈花惹草,没想到老妈也是如此。

    当然,夫妻就是夫妻,虽然表面嘻嘻哈哈,但实际的感情从没改变过。

    若是说感情中唯一的不同点,便是老爸并不知道我还活着,而老妈却知道了。

    “啊,你就是那个听说有人要我的命,然后就被下面雇佣的人请来的那个糊涂侦探的代理人啊。”

    走进别墅内,我们很快就遇到了当事人,藤枝干熊。而他的语气也十分不屑,这让老妈也产生一丝愠怒。

    “没错,我是为了调查而来。”

    “嘛。。既然来了,那你就好好调查一下吧。”藤枝干熊丝毫不认为这是真的。“虽然这事儿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个想给我好看的佣人干的好事,哼,就这样的小事竟然要花上一千万。真是浪费!”话落,藤枝干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丝毫不愿跟我们多说一句。

    “果然,这个男人就跟我想的一样。”老妈鄙夷的望着离开的藤枝干熊的背影,吐槽了一句。

    “毕竟是带着理由入赘,怎么可能希望被人调查呢?”我也小声嘟囔着。

    “不好意思啊,我想他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吐槽还没落下,别墅的楼上传就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声,正沿着楼梯向我们跑下来。

    “您是他的女儿吗?”老妈看了看来着问道。

    “讨厌啦,我是她的妻子,素华啦。”年轻女人一脸扭捏。“同时我也是这次事件的委托人哦。”

    “诶诶诶?!”

    “诶诶诶?!”

    “诶诶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