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慌(下)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慌(下)

    ,最快更新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

    是的,别看沃尔顿刚才表现出来的态度那叫一个刚强,有种跟周铭不共戴天的架势,但实际上沃尔顿却根本没有任何硬刚到底的打算。

    作为一位将公司带上全美第一的人来说,他肯定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也因此沃尔顿的所有想法都一定是从自身的商业获利角度去思考问题。

    而现在的局势,沃尔顿一眼能看明白:就是周铭手握资金跟整个地产行业拼耐心。

    正是如此,沃尔顿才在会场里坚定的告诉大家,让大家都不要怕周铭,周铭毕竟肩负总统先生的任务,他需要在这个峰会的周期内解决问题;相反自己这些企业不可能几天时间都等不了,当然如果真有这样的企业,那破产了也是活该。

    可以说地产行业是完全耗得起,最先着急的必然是周铭才对。

    这个逻辑肯定没毛病,但他有一个问题很大的前提,就是地产行业铁板一块,不说整个行业,就是今天参加峰会的这些人同心协力就行了。

    沃尔顿恰恰就不相信这一点,开玩笑,大家都是这个原教旨资本国家的商人,谁还不知道谁,商人最重要的就是利益,在利益面前任何东西都可以出卖,包括给自己吊上路灯的绞索。

    所以现在不管自己号召得再好,大家答应的再坚决,背叛和出卖也是早晚的事情。

    那么与其等着别人来出卖自己,那为什么自己不主动一点出卖别人呢?

    但沃尔顿是个非常精明的人,他很清楚要是自己急着离开,很容易被人看穿目的,一旦很多人跟着自己一起离场去找周铭,自己的优势就体现不出来了,毕竟只有第一个,才是最有价值的。

    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沃尔顿才故意说出那番慷慨激昂的话来,目的就是忽悠别人继续跟周铭刚烈的对抗,给自己腾出提前跟周铭谈话的时间。

    明白过来的助理,给沃尔顿竖起大拇指,连连夸赞老板将整个会场的同行都玩弄在鼓掌之间。

    只是助理不明白沃尔顿既然计算的如此精明,为什么还要这么匆匆离开呢?

    沃尔顿瞪他一眼说:“蠢!你真以为那些老狐狸看不出来吗?”

    沃尔顿说着坐上车,一个劲的催促司机赶紧开车,他必须要赶在所有人前面见到周铭。

    只能说沃尔顿不愧是在一众地产商里面脱颖而出的,他至少对这些地产商们的认识相当到位,因为就当他拿着话筒不断的号召大家一定要跟周铭抗争到底的时候,就已经有其他人感觉到不对劲了。

    后来当沃尔顿尿遁离场,当即就有人派出自己的助理秘书什么的偷偷跟过来看看,结果就看到沃尔顿匆匆离场。

    虽然不知道沃尔顿去了什么地方的卫生间,但这些助理秘书都纷纷回去汇报消息了。

    结果全都遭到了劈头盖脸的痛骂:“你这头蠢猪!他哪里是去找什么卫生间,他分明是跑了,肯定是去找那个华人了!”

    啊?找那个华人周铭吗?

    可是刚

    才沃尔顿先生不是才号召大家一起对抗吗?

    不过助理的问题注定得不到答案,因为他们的老板也匆匆带着他们离场,要追上沃尔顿。

    相比这些大房企的老板们,后面诸如多勒万这些小房企的老板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一来是由于所处分区的原因,让他们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的事;二来也是他们根本没想过沃尔顿转手就卖了他们所有人。

    多勒万甚至还向自己的伙伴们保证,只要他们现在依附整个行业一起,就能和周铭叫板。

    他们也不断称赞沃尔顿不愧是行业第一的大哥,就是有担当有眼光,一眼就看出了周铭的弱点,只要跟着沃尔顿,他们就能实现这华丽的逆转。

    然而做着依靠沃尔顿大梦的多勒万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指望的沃尔顿,早就卖了他们。

    于是多勒万这些人就这么一直在会场里坚定的等待着,要依靠沃尔顿这些大房企们,只是他们等着等着却发现了不对劲,发现了原本前排就坐的沃尔顿他们,好像人都不见了。

    “他们去了哪里?卫生间吗,还是他们找小会议室开会商讨对策去了,总不至于他们一起结伴吃饭去了吧。”

    对于多勒万的这些疑问,没人能给出答案,这时多勒万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他们不会出卖我们,让我们在这里等着,结果他们去找周铭合作了吧?

    这个想法惊出了他们一身汗,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可能。

    这让刚刚做好心理建设的他们当时就慌了:怎么办?自己的企业还欠着大笔的债务,如果不能赶上这次的机会,那自己就要破产,从此变成流浪汉,永世不得翻身了呀!

    “不行!我是多勒万,我不接受这个结果,他们去找周铭,我们也得去找!”

    多勒万怒吼着起身离开,其他人面面相觑愣在那里,但也就是片刻,他们反应过来,急忙追上去。

    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绝大多数人都明白,他们走了,自己就应该跟上,要不然万一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自己不就错过了吗?

    带着这样的想法,就见后排的参会老板们,一个个就像是沙漏一样,一个接一个的顺着出口漏出去了。

    这让台上正在发言的人傻眼了:什么情况?自己的演讲就这么差劲吗?

    ……

    当会场的小房企老板们,逐渐反应过来自己被卖,开始蜂拥出来,也去找周铭的时候,另一边沃尔顿这些大房企老板则早都等在周铭的独栋别墅门口了。

    最先赶到的必然是率先开卖的沃尔顿了,可沃尔顿尽管第一个到,却也仍然没有进得了门,仍然是莱斯给他开门,仍然是那一通公式化的问答,告诉沃尔顿周铭先生现在有事,不便见客,如果沃尔顿有什么重要事情,可以告诉她,然后由她代为转达。

    “我要见周铭先生,我可以跟周铭先生进行任何方面的合作,任何方面!”

    沃尔顿极其强调的告诉莱斯,然后莱斯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就关上了别墅的门。

    在这里吃了两个闭门羹,沃尔顿直接就要发飙,但他的飙最终没能发出来,因为后面反应过来的其他地产老板一个接一个的赶到了。

    赶到这里的地产大亨都指责沃尔顿是很没有信用的家伙,而且现在看来沃尔顿也已经为自己的欺骗付出了代价,周铭先生也是非常公正的。

    面对他们的指责,沃尔顿很是不屑说他们没资格指责自己,因为他们现在站在这里,就证明他们和自己是一样的想法,只是自己快他们一步。

    这些地产大亨们则不屑跟沃尔顿争吵,他们嘲笑沃尔顿就算一个人甩开所有人先到也没用,因为周铭先生显然看不上这样的丑恶行径。

    沃尔顿对此眉头一挑:“我告诉你们,那是你们不了解周铭先生的脾气,他已经告诉了我他的伟大计划,就是利用我们支配峰会,所以我们之中谁,他都不会单独接见,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自己去碰钉子。”

    他们当然不信沃尔顿的鬼话,不说之前在峰会会场的欺骗,就是刚才,他们都是亲眼看着沃尔顿被吃了闭门羹的,哪有什么狗屁计划,现在肯定也是欺骗!

    于是这些人一个个上前敲门去按门铃。

    沃尔顿看他们的动作实际上还是很慌的,毕竟他还是很清楚自己只是嘴硬,他真怕周铭是因为自己一个人不够分量。

    结果很让沃尔顿满意,出来开门的还是莱斯这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女士,她仍然很公式化的告诉这些人周铭有事,有需要可以通过她来转达。

    听到这些熟悉的话语,沃尔顿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也是他第一次觉得这种公式化的废话也能这么的悦耳动听。

    不过沃尔顿的高兴也就只是现在,因为接下来当其他地产大亨一个接一个的败下阵来,他们全都慌了,他们不知道周铭究竟打算干什么,为什么突然就谁也不见了,也不管次级房贷接下来的安排,更不管地产峰会,甚至他都不管自己谁输掉地产峰会。

    周铭先生应该还是想让峰会圆满结束吧?他总还是代表总统先生的,他要做的cds合约也是能赚钱,他不会中途放弃的对吗?

    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沃尔顿他们你来我往的讨论着,可到最后他们也得不出一个结论,反而这种得不到答案的情况让他们心理更慌了。

    但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因为紧接着峰会里那些小房企老板,都渐渐想通了问题,他们也一窝蜂的全拥到周铭下榻的凯撒酒店独栋别墅这边来了。

    眼见这么多人来了,沃尔顿他们猜测周铭是不是觉得光他们这些大房企仍然还是不够分量,还需要这些小房企一起加入才行。

    可结果这些小房企被允许敲门,还是一样的公式化待遇,并没有任何不同。

    这样的结果,无疑让所有人都更慌了。

    他们完全没底,周铭先生……究竟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