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731章 蔺岳的恶念!

第731章 蔺岳的恶念!

    此地沼魔同鲁言生命交修,是为一体!

    杀它,就相当于杀鲁言?

    李云逸这句话清晰解释了他刚才所有言论的理由,而更重要的是——

    他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因为就在李云逸直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太圣下意识看了一眼远处的鲁言,分明看到,后者眼底闪过的一抹惊讶,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他的这秘密会被李云逸直接一言点破!

    但。

    最让太圣在意的,绝对不是这个。

    甚至,当李云逸话音未落之时,他的一颗心已经完全不在眼前黑水关这片残垣上了,而是瞬间飞到了——

    齐云城。

    齐云城还没告破!

    他们金灵族还有救!

    今天,直到现在,还有比李云逸这句话更动听的么?

    哪怕,李云逸这句话里同样传递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

    被他巫族百万大军盯上的其他边城,恐怕同样也有沼魔的存在,而且就在黑水关破灭之时,它们也被沼魔掀翻了!

    至于其中的巫兵……

    唰!

    太圣想到这里,脸色一下子白了,面如金纸。

    一人破十余城?!

    这真的有可能么?

    在中神州自然是没可能的,毕竟那里圣境遍地,几乎每一个城池里都有圣境存在,城池守军更是强大,有专门对付圣境的各种手段。

    但。

    这里是东神州。

    先天的贫瘠是它的特点。

    若是之前的东神州,当然不可能出现这种事,哪怕是周庆年一次性也只能针对一方城池。

    可是血月魔教,来自中神州!

    它的手段,又岂是东神州可以比拟的?

    从今天开始,东神州的战争模式定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此之后,兵数固然重要,但绝对已经不再是一场战争胜负的关键!

    这时。

    正当太圣沉浸在李云逸这些话中的庞大信息里之时,只听后者的声音再次悠悠响起。

    “跟我同去,金灵族还有活下去的可能,但若再行耽搁……”

    耽搁。

    必死?

    太圣闻言心头蓦地咯噔一下,抬起头,望见李云逸一双精芒闪烁的眼眸,眼瞳突然一凝。=

    不!

    李云逸的这句话只是为了提醒么?

    绝对不是!

    它更是一种告诫,在堂而皇之的告诉他——

    不要为蔺岳洗清嫌疑!

    你想救金灵族?那就只能听我的!

    至于蔺岳……

    他只能背锅了。

    正如这场战争一样,他并非真正的负责人,如果必须一个人站出来为今天这一战的大败而负责的话……

    只有蔺岳!

    更何况,百万巫兵之死,蔺宥肯定会追究其中责任,这是哪怕他和蔺岳两人加起来都承担不起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

    太圣瞬间捕捉到李云逸这番话里透出的意思,只感觉呼吸一滞,本能的感受到了为难。

    坑害自己人?

    这绝对不是他的性格。

    但是现在——

    一想到自家金灵族的巫兵现在或许已经陷入了沼魔的“包围圈”,只是一瞬间,太圣心里就做出了最后的抉择,眼底闪过一抹厉芒,一咬牙。

    “走!”

    “我族子弟,老夫不能不顾!”

    “蔺岳长老,请自重!”

    呼!

    太圣朝蔺岳的方向一拱手,却没有抬头,似乎不敢和他对视,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踏出一步,朝灵舟掠去。

    这一幕,可把蔺岳整个人都看傻了。

    搞什么?

    他可是还等着太圣为他洗净清白呢!

    并且在他心中,虽然对太圣和李云逸走近的事实极其不爽,但太圣肯定是他巫族的人,在这种事上,肯定不会站在李云逸这边,帮助他栽赃自己。

    事实上,太圣的确没有这么做,但是——

    他直接走了?

    说好的为我洗脱冤屈呢?

    一时间,看着踏上灵舟的速度甚至比李云逸还要快的太圣,蔺岳只感觉体内气血躁动,喉头甜腻,险些直接一口鲜血喷出来,幸好忍住了,否则必然会成为沼魔的一分力量。

    嘭!

    太圣走了。

    身如流光直接踏入灵舟消失不见,而在这种情况下,风无尘等人自然也不会有半点犹豫,连忙跟上。

    毕竟,齐云城可不止有金灵族,还有邬羁带领的三万新军呢,那可都是他南楚未来的基石,一旦在这一战被全军覆没,他南楚的损失可太大了!

    另一边,于良等人的动作也没有任何停顿,只是在赶上去的同时,蔺岳分明看到,包括于良在内所有人都朝他这边看了一眼,那眼神——

    冰冷!

    不屑!

    就像他刚才传音让太圣引诱李云逸斩杀鲁言之事已成定论!

    蔺岳立刻感到心头莫名一痛,就像是一根无形箭矢刺入了他的心口,让他悬空而立的身形猛地一顿,一个踉跄,竟然险些从虚空坠下!

    “我……”

    蔺岳悲愤无言,望着于良等人消失在灵舟门户的背影,突然有种自己失去了某种极其重要的东西的感觉,可当他探出神念内视己身,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种失魂落魄的感觉让蔺岳感受到了本能的不详,不知其因更让他感到一丝恐怖。

    但很快,这种没有任何发现的不详就被他抛却到了脑后,望着已经飞驰离开的灵舟,睚呲欲裂,双模赤红,散发着欲要择人而噬的血光。

    恨!

    他竟然被李云逸给脏了?

    虽然说句实话,他并不太过在意这些,因为他对自己在巫族内部的影响有绝对的自信,认定自己的地位不是那么容易,只是李云逸区区一次栽赃就能撼动的。

    但。

    他看到了太圣与他了解之中的太圣截然不同的反应。

    太圣并没有为他说情,更没有向于良等人解释!

    他也听到了李云逸对太圣所说的最后那段话,自然也能猜到其中缘由。的确,这符合太圣的性情,身为巫族的左护法,他的日常责任就是负责各大巫族的军队演练,职务类似于龙陨那样,常年在军营生活,爱兵如子的性情早就渗入了他的骨髓深处。

    可是,他更看到了李云逸话机的锋锐和精准,几乎在一瞬间就抓住了太圣的软肋,逼其就范!

    这是对人性何等的掌控?

    “李云逸此人,智如妖!”

    蔺岳再次想起之前谭扬对李云逸的评价,先前他初次听闻并不在意,毕竟,他本人就是以谋略闻名巫族,自然不肯自认下风。

    但是现在,李云逸这看似漏洞百出的栽赃,却让他在清算之时忍不住到抽了一口凉气。

    恐怖!

    实在是太恐怖了!

    以他的角度去说,事实上,李云逸的一字一句里蕴藏的深意,他都能看得懂,甚至,他相信太圣也能看的明白,但就是在这种情形下,他依然无法做出有效的辩解,更别说反击了,整个人被李云逸拿捏的死死的!

    倘若这还不算恐怖,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

    “我输了?”

    蔺岳脸色复杂至极地望着灵舟消失的远方,脸色阴沉如水,心有不甘。

    这是他和李云逸的第一次见面,同样也是第一次交锋,却被直接摧毁了心中的骄傲,意识到了李云逸谋算的恐怖,整个人无法淡然。

    但很快。

    “族长,救命……”

    前方,黑水关残垣之上,哀嚎还在传响,蔺岳立刻被惊醒了,但却根本不敢朝那边多看一眼,整个脸更加难看了。

    他败了,又何止是败给了李云逸?

    还有鲁言!

    还有这一战!

    明明是胸有成竹的一战,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甚至必须需要李云逸的协助才能勉强救下一些……

    这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单单是这一点,就已经让蔺岳有些承受不住了,更别说在这一刻,他忍不住又想到了李云逸临行前的那句话——

    “若是及时,金灵族还能救下。”

    对于太圣来说,这当然是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对他而言,若李云逸如此推演成为了现实,那么,对他来说,打击可实在是太大了。

    在他的运筹帷幄,和巫族的倾力支持下,百万大军落得了惨遭覆灭的下场,而另一边,金灵族却在南楚军师的协助下逃出生天……

    俗话说的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若是这些真的成为了现实,传入他巫族内部,其他人会如何议论他?

    是徒有其表的废物。

    还是会把李云逸直接吹捧上天?!

    想到这里,蔺岳脸色瞬间骤变,抬头望向齐云城的方向,脸色复杂至极。在这一刻,他心里赫然生起了一个对巫族而言绝对大逆不道的念头,那就是——

    “全灭!”

    “既然要死,那就全死吧!”

    身为巫族百万大军先锋的总指挥,蔺岳竟然宁肯金灵族全死,也不想让李云逸救下一人?

    倘若被巫族其他人知道他此时的想法,定然会大惊失色,将其视为魔头。

    但蔺岳也知道,只是“诅咒”完全没用。

    瞬间,他虽然人还在这里,但一颗心早就随着承载李云逸等人的灵舟飞向了齐云城。

    去。

    还是不去?

    这是个问题!

    一方面他迫切希望早些知道李云逸太圣等人的“战果”,另外一方面,他更担忧自己就此离开,被好不容易从黑水关逃出的巫兵发现,又是一场麻烦,背上见死不救的恶名。

    而就在蔺岳苦恼纠结不知道如何选择之时,突然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身边竟又少了一人。

    是鲁言!

    不知何时,鲁言竟然也已经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