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长夜余火 > 第十九章 “兄弟情深”

第十九章 “兄弟情深”

    “旧调小组”刚安顿好,天色已是变暗,夕阳的余晖让整座城市披上了橘黄的薄纱。

    蒋白棉等人各自换了套衣物,藏好“冰苔”和“联合202”,慢悠悠出了“阿福枪店”,进了南街。

    到了这种大型聚居点后,他们可不想再吃罐头、饼干和能量棒。

    “比之前热闹很多啊。”龙悦红走在路上,左顾右盼着说道。

    此时的南街,人来人往,衣着各异,有的仿佛来自深山老林,有的穿出了旧世界的韵味。

    他们之中,车辆缓慢行驶着,就像在破开波浪前行。

    而两侧的那些面馆、饭店、餐厅,无论好坏,几乎都坐满了人。

    听到龙悦红的感慨声,白晨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

    “冬季过来的遗迹猎人本来就少。”

    开春之后,大量遗迹猎人从周围区域各个聚居点和不同的势力过来,或寻找机会,或交易收获,让遭受动乱的野草城恢复了往日的景象。

    “好香啊……”商见曜没在意这方面的事情,嗅着空气中飘荡的各种食物香味,积极地寻觅着有空位的餐馆。

    蒋白棉目光一扫间,发现靠近中心广场的地方,不少人聚集在角落里、巷子中,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而每当巡逻队经过,他们总会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察觉到蒋白棉在注视那些人,白晨随口说道:

    “一些小型黑市。”

    见龙悦红有点不解,她进一步解释道:

    “西街的地下交易市场主要以大宗货物、各种违禁物品和货币兑换为主,而遗迹猎人从城市废墟里发掘出来的那些物品,很多没法分门别类,难以直接和对应的主要收购者交易,进正规市场又要花费一笔物资,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担。

    “他们有的选择走街串巷地推销,有的自发地形成了这种小型黑市,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旧世界物品。”

    听到这里,龙悦红大致明白了过来,他好奇问道:

    “这里面会不会藏着一些很有价值的东西?

    “比如,固化了某位‘心灵走廊’层次觉醒者气息的物品?”

    他话音刚落,商见曜已笑出了声音:

    “你旧世界娱乐资料看太多了。”

    也是啊,那种物品落在普通人手上,更接近诅咒或灾难,一旦接触久了,必然会出现问题,让人能轻松分辨它们的异常……龙悦红没好意思承认自己真的想多了。

    “很少。”白晨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如果有时间,又有见识,从小型黑市里也是能筛选出好物品的,价格往往低于它的实际价值。”

    又前行了几步,龙悦红突然压着嗓音道:

    “那边有个人在观察我们,我一望过去,他就看别的地方。

    “那边也有一个……”

    蒋白棉笑了起来:

    “不错,可以出师了。

    “那几个应该是北街找的监控者,不用理。”

    她和商见曜、白晨比龙悦红更早发现——偷看俊男美女的状态和密切注意动向的窥视显然是不一样的。

    他们说话间,商见曜发现一家名为“风味快餐”的店铺有两张桌子空着。

    “那边!”他摸着肚子,指出了方向。

    蒋白棉无可无不可,率领“旧调小组”一行,走了过去,霸占了一张四人桌。

    这家快餐店菜品很少,只有一字排开的七八个锅,每个锅里炖着不同的食物。

    它们下面是一种有多个简易灶的台子,木炭、煤炭等燃着小火,让锅里的菜肴保持着最低温度。

    商见曜一眼望去,辨认出了大部分锅里的食物是什么:

    番茄炒蛋、土豆炖五花肉、小块的红烧肉、几种时令蔬菜的乱炖……

    几乎是同时,蒋白棉弄清楚了这家店卖的是什么:

    盖浇饭!

    “我要土豆炖肉盖浇。”蒋白棉望向了龙悦红等人。

    “旧调小组”还有之前剩下的奥雷、德拉塞和卡斯,不用急着去兑换货币。

    “我也是。”商见曜抬手抹了下嘴角。

    “我要红烧肉。”“我要番茄炒蛋。”龙悦红和白晨分别说道。

    敲定了晚饭,他们耐心做起等待。

    而周围用餐的遗迹猎人们时不时打量他们几眼。

    这一方面是赏心悦目,另一方面是心存疑惑。

    毕竟长相身材都如此出众的团队,在野草城还是比较少见的。

    就连餐馆老板,也不免俗地往这边多看了几眼。

    他拿着盘子,舀一勺饭,盖一层菜,不到一分钟就弄好了四份盖浇饭。

    一个字,“快”!

    商见曜认真将土豆炖五花肉的汁水拌进了饭里,并数了数一共有几块肉。

    “三小块。”他叹了口气。

    还好你没有大声说……蒋白棉一边把饭拌开,一边笑着说道:

    “这种小店弄得到多少肉?再说,肉多了,价格贵了,很多遗迹猎人就吃不起了。”

    商见曜“嗯嗯”了两声,专注地将吸饱了汤汁的饭粒送入口中。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停下了一辆车。

    那是加装着深色防弹玻璃和厚厚装甲的轿车。

    赵义德推门下来,装出惊喜的样子,大声喊道:

    “去病,你们回来了?”

    他的声音回荡在“风味快餐”店,引来了一位位遗迹猎人的注视。

    看清楚他的模样后,那些遗迹猎人的瞳孔皆有所放大:

    这位先生一看就很有身份很有地位!

    他背后的车辆是大部分遗迹猎人改装不起的;他的四周散落着好几名疑似保镖的人;他黑色偏紧身的裤子和镶嵌金色纽扣的同色上衣,整齐,干净,看起来很新;他略微肥胖,脸庞红润,在普遍营养不良的灰土,显得与众不同……

    门口的几名遗迹猎人更是眼尖,看到了那辆轿车挡风玻璃下夹着的通行证。

    那是进出北街的通行证!

    这怕是一位贵族老爷……对野草城了解颇深的遗迹猎人们低下了脑袋。

    听到赵义德的呼唤,商见曜刷地站起,同样惊喜地喊道:

    “原来你之前是没认出我们。

    “我还以为你不认我这个兄弟了!”

    兄弟……埋头吃饭的遗迹猎人们同时咀嚼起这个灰土语词汇。

    那支队伍果然不简单!他们纷纷在心里感叹。

    赵义德的表情僵硬了几秒,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足够诧异:

    “我们下午有碰到吗?”

    不给商见曜回答的机会,他强行转移了话题:

    “走,去我家!

    “在野草城,我不允许你们吃这种东西。”

    商见曜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让赵义德内心咯噔了一下。

    “不行,已经开始吃了,不能浪费食物。”商见曜正色解释道。

    “是是是。”赵义德不敢反驳。

    商见曜随即指着旁边,对快餐店老板道:

    “我朋友来了,加根凳子。”

    正常来说,这种事情一般都是顾客自己动手,可看了眼门口那位疑似贵族老爷的先生后,老板还是从灶台后面绕了出来,拿了根方凳,摆到商见曜那张桌子的侧面。

    赵义德打量起油乎乎的店铺,挤出笑容道:

    “这不太安全吧?”

    “有我在!”商见曜一副“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模样。

    他旁边的龙悦红,他对面的蒋白棉、白晨,都低下了头,忍笑忍得很是辛苦。

    赵义德无声吸了口气,拿出白色手绢,擦了擦额头。

    “我们是兄弟,我怎么会不相信你?”他先回应了商见曜一句,然后对身旁的保镖道,“你们在门口等着。”

    商见曜帮忙补充道:

    “车开远一点,不要堵在人家门口,耽搁别人做生意。”

    “对对对。”赵义德“从善如流”。

    等到司机把车开走,他慢慢踱步至商见曜等人旁边。

    看着略显油腻的方凳表面,他鼓了好几秒的勇气,终于坐了下去。

    商见曜欣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友善问道:

    “吃过晚饭没有?”

    “还没。”赵义德条件反射般做出了回答。

    下一秒,他后悔了,因为商见曜半转过身体,对老板说道:

    “再来一份土豆炖肉盖浇,我请!”

    嚯,大方啊……这可是小组财产……蒋白棉没有反对。

    当点缀着几块五花肉的盖浇饭端到赵义德的面前,他一张脸差点皱起来。

    仅是看到肥肉,他就感觉反胃。

    他记得父亲赵正奇非常喜欢这种东西,好像是年少时养成的习惯,但他没有。他也就好奇心旺盛的儿童阶段试过,之后再也不想接触。

    而且,这种餐馆,又脏又乱,做的东西怎么能吃?

    见他呆愣,商见曜目光炯炯地说道:

    “不能浪费食物啊。”

    “……”赵义德拿起了餐具,挑没被肥肉污染的部分弄了一勺米饭送进嘴里。

    很快,他咽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看到他这幅模样,蒋白棉不得不怀疑商见曜到底是真的“兄弟情深”,还是故意这么做。

    吃下那勺饭后,赵义德忍不住干呕了两下。

    “你怀孕了?”商见曜诧异。

    赵义德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语言和表情来回应。

    蒋白棉清了清喉咙:

    “他开玩笑的。”

    “嗯,我只是吃太快。”赵义德赶紧解释道。

    蒋白棉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那慢点吃。”

    赵义德表情复杂地点头:

    “好。”

    又强迫自己吃了一小勺后,他终于忍耐不住,开口说道:

    “我父亲想见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