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策天谋 > 第110章斜阳无力晚风残,翠林声声径自寒

第110章斜阳无力晚风残,翠林声声径自寒

    裴咏思想找风铃儿说清楚一件事。即便他可以迎娶,但也只是挂个名分。倘若这样还能接受,那他也无所谓,反正他心中追求的唯有无上剑道。

    一番寻找后,裴咏思在一处山崖边找到了正在发呆的风铃儿。夕阳西下,余晖映红云霞。晚风吹拂,无尽美人哀愁。

    裴咏思走到风铃儿身后,微微叹息道:“你我本就无缘,令兄之举无疑是葬送你的幸福。”

    风铃儿沉默许久后,回道:“兄长他也是为我风氏一族的未来着想,而我注定是要做出牺牲的。”

    “你既然明白,为何不拒绝呢?”

    风铃儿缓缓转头,反问道:“我为何要拒绝?或者说,我有何资格拒绝?”不等裴咏思回答,又自顾自地说道,“一个家族若想得到延续,就必须要有坚固的顶梁柱。我风氏一族发展至今,已无往日之荣耀。若再不引入新鲜的血液,恐怕江河日下,终将没于凡尘。”

    “那为何不让林蛮儿加入呢?”裴咏思好奇道。

    “他身份特殊,注定不会加入我风氏一族。”

    裴咏思突然想起东方怀杰说的话,惊讶道:“他真是魂宗之人?”

    “除了魂宗的深厚底蕴,哪还能出现他那样强大的人物。”

    裴咏思长舒一口气,十分小心地试探道:“我听人说,魂宗是被你们风氏一族联合其他古老家族灭掉的?不知此事是否为真?”

    风铃儿缓缓起身,盯着裴咏思,问道:“这些对你很重要吗?”

    “不重要,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是会死人的,你还是安安心心追求你的剑道吧!或许,未来也是一位不错的九品剑仙呢!”说罢,便转身离开。

    斜阳无力晚风残,翠林声声径自寒。那一刻,裴咏思铁石办坚硬的心,似乎有了一丝触动。之前他对风铃儿的观感着实不佳,认为她就是一位浪费资源的富家千金,根本不懂得世事之艰辛。

    可如今,短短的一番谈话,让他对风铃儿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最起码,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共同点——家族复兴的重担。

    想至此,裴咏思出声挽留道:“我可以娶你,也可以以夫妻之礼对待。不过,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风铃儿停下脚步,回眸一笑道:“生个孩子让我养?”

    “剑道本无情,世间之欢愉会让执剑者心乱。”

    “没问题,但我生的孩子只能入我风氏一族。”

    “荒唐,若孩子归你,那我裴家又如何能延续下去?”

    风铃儿不急不躁地回道:“你完全可以再娶再生,我并无意见,反正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扯淡,我追求的乃是无上的剑道。若非我裴家人丁单薄,我这一生都只会以剑为伴。”

    风铃儿走了过去,质问道:“如你所言,娶妻生子反倒成了你的绊脚石了?”

    “难道不是吗?纵观四大剑仙,哪一位是有妻儿纠缠的?”

    风铃儿脑海中过了一遍四大剑仙,即东昊的酒剑仙东方清芦、西罗的鬼剑仙西门真一、南陵的羽剑仙南宫盈盈、中原的指剑仙轩辕景逸。顿了一下,即刻反驳道:“谁说没有的,指剑仙不就有妻儿吗?”

    “对,指剑仙是有妻儿,所以他才排在最末。而且,据我所知,他的妻儿是在迫于各方压力的情况下,才不得已接受的。最重要的是,四大剑仙可没有一位是纯剑修。”

    风铃儿脑子一转,假意妥协道:“那就生两个,一个归我风氏一族,另一个归你裴家。”

    “你这是在做买卖吗?”裴咏思有些恼火道。

    风铃儿睁大眼睛,反问道:“难道你对我是真心实意的吗?”

    这一句还真把裴咏思给问住了,沉默半天才回道:“我娶你之后,自会尽丈夫之责,只不过不是像其他夫妻一样,整日黏在一起浪费光阴。”

    “所以呢?”

    “所以你应该将重心放在夫家而不是娘家。要知道,你死之后进入的可是我裴家的祖坟,受的也是我裴家子孙的祭奠。”

    然而,风铃儿却烟嘴轻笑道:“你这可就错了,依照风氏的族规,外嫁女子若无特殊情况,死后是要接回风之谷的。所以,我不会进入你们裴家的祖坟,至于后人的祭奠估计也享受不到。”

    裴咏思盯着风铃儿,一字一句道:“我的女人,必须葬在我裴家祖坟。”

    “呵呵,是吗?可据我所知,你先祖之妻仍旧葬在我风之谷内。你若不信,可以回去问你爷爷。”

    裴咏思双手抱肩,一脸傲气道:“哼,我可不管这些,反正你会是那特殊情况。”

    风铃儿突然侧着脑袋,右手托着下巴,似笑非笑道:“小毛孩,我可没说非要嫁你。反正是做买卖,还不如挑一个比你强的。”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裴咏思愣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当他回神后,已经不见风铃儿的踪迹。那一刻,他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怒火,就像是原本属于他的东西被人抢走了。

    当下,仰天怒吼道:“风铃儿,无论你挑中谁,我都会一剑宰了他。”

    不远处,风铃儿听到这声怒吼,嘴角划过一丝狡黠的笑容。另一边,曹乐水与白鹭坐在树枝上,欣赏着眼前独特的风景。

    突然,白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一副兴师问罪的神态道:“好哇,你当初是不是也用这法子骗到我的?”

    曹乐水心里一惊,赶忙解释道:“鹭儿,我可以指天起誓,对你绝对是真情实意,绝无半点虚假。”

    “是吗?可我听说你当初跟一位西罗美人颇有暧昧,是不是我的出现坏了你的好事?”

    “纯属子虚乌有,那艾伦分明中意林蛮儿,又岂会跟我有暧昧呢。而且,她在临别时还将贴身之物赠送,向来是为了日后再续情缘。”

    “好一个林蛮儿,表面上忠厚老实,背地里始乱终弃,真不是个东西。芷儿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中他。”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声音从树干中传出。“这么说怕是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既然敢做,还害怕我说吗?”白鹭一副气恼的神情。

    然而,当她说完后,突然感觉背后有一股凉意。与此同时,曹乐水则跟见了鬼似的,一副惊恐的神情。白鹭这才反应过来,看向身旁的树干。

    果然,林蛮儿从树干中缓缓冒出了头,随后咧着嘴,憨笑道:“按理说,俺应该称呼你一声堂姐,可寻根问底,白芷也不是你们白家的。她那生身父母说白了就是个运气好,正好碰上了。所以呢,白芷虽然姓白,但跟你们白家真的没多大关系。”

    曹乐水回过神来,尴尬一笑道:“林兄弟,内人无心之言,你就别这么较真嘛!”

    林蛮儿摇头道:“不对,这事俺得较一回真。白芷虽然从血脉上跟白家没多大关系,但你们白家也没有亏待她。你对白芷也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敢于打抱不平。

    所以说,俺应该感谢你们白家。不过呢,背后说人的习惯可不太好,你应该当面训斥,这样才有效果嘛。”

    白鹭鼓起勇气,还真当面训斥道:“芷儿全心全意对你,可你却贼心不改,四处拈花惹草,难道我说错了吗?”

    “对,但又不全对。首先,俺并没有四处拈花惹草,而那个西罗的艾伦,也根本不是中意俺,而是中意金三胖。或者说,是为了她们家族能够解除诅咒。

    至于说对的一部分,那也是很麻烦的事,俺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总而言之,白芷委身于俺,俺也不会辜负她。再说你们,作为朋友,俺还是希望你们能加入鲤鱼商会,最起码也有个照应不是?”

    曹乐水松了一口气,陪笑道:“这事我们一时也做不了主,等回去跟老丈人那边商量后,再给你回复如何?”

    林蛮儿回之一笑,随后又没入树干之中。很显然,他并不是非要曹乐水夫妇加入,只不过是看在往日的情分提出建议而已。

    在林蛮儿离开后,白鹭神情严肃道:“你现在已是一家之主,对未来要有自己的想法。至于我父母那边,就不必打扰了。”

    “那…咱们加入行吗?”

    白鹭有些无奈道:“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上司,你不必凡事都问我。”

    曹乐水微微笑道:“呵呵,我有今日的成就,全靠夫人的大力支持。你若不同意的事,我也绝不会去做。”

    “罢了,我同意你跟着他干,但有一条须得谨记。”

    “夫人请说。”

    “不要学他沾花惹草还找借口的那一套,你没有那么复杂。”

    “谨遵夫人之命。”

    白鹭被逗乐了,摇了摇头欣赏卧龙峰上落日的余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