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三国之扬帆起航 > 五八零章 环环相扣 一个坑里摔两跤

五八零章 环环相扣 一个坑里摔两跤

    张飞楞了一下,嘿声笑道:“本将还以为你的那些兵马跑丢了呢,原来是待在外面啊!”

    夏侯渊朝地上吐了口血水,皱眉道:“你这杀猪卖肉之辈,再加上刘备那织席贩履之徒,怎会想得出这等妙计?可敢报上名来,本将今日是败在何人之手?”

    张飞伸手遥指山上的一处空地,笑道:“今日出此计的便是我大哥的军师,徐元直!人家可是师从水镜先生。”

    夏侯渊心中一惊,惨笑道:“罢了,今日败了也就败了,待来日,本将定要斩杀你头!”

    张飞揶揄道:“夏侯渊,你还当真以为自己能逃出生天?我家军师用兵,岂是尔等所能揣测的!”

    张飞话音刚落,只见山坡两侧,突然杀出两彪人马,左边是刘封,右边是张达,正以合围之势,把史涣所部给困在了谷内。

    夏侯渊见状大惊,当下也不敢再与张飞说话,提着长枪,转头就朝外面杀去,史涣亦是被吓得心惊胆战,他本以为自己是奇兵,能出其不意,即便是不能击退张飞,最起码也能救回夏侯渊,如今看来,自己等人都被人家给算计在内,此时四面环敌,山上又是箭如雨下,加之曹兵也是精疲力尽,更是雪上加霜。

    只见夏侯渊一边怒吼连连,一边朝外厮杀而去,那悲壮的模样,倒也激励了麾下将士的士气,一时间,曹兵士气为之一震,刘备军的合围之势,竟有些摇摇欲坠。

    张飞见状后,亦是持矛上前,打算把夏侯渊给留下来,奈何曹兵悍不畏死,挡住了张飞的去路。

    山坡上,刘备兴奋莫名,这还是他第一次打赢曹军,当下击掌笑道:“幸亏有元直出谋,本将这才侥幸胜了曹兵一场!若是再能斩杀夏侯渊的话,那本将的威名,必将传遍整个荆襄之地!”

    一旁正在指挥的徐庶,却是摇头苦笑道:“主公,我军训练不足,很难与曹军正面交锋,今日若不是曹兵力竭,胜负难料啊!”

    刘备毫不在意的笑道:“元直,你还真是神机妙算啊!就连曹兵会留下后援这点,都能想得到,在下佩服!”

    徐庶面色复杂,道:“曹军的战力,已然超出在下的评估,若要胜过曹操,击败曹军的话,我军得彻底击溃夏侯渊,这才能让曹操在盛怒之下,发兵来讨,打乱他的部署,最好,斩杀夏侯渊。”

    刘备面色尴尬,随之露出坚毅之色,道:“好,那本将就亲率三千步卒加入战场,争取击杀夏侯渊!”

    刘备率兵走后,徐庶便自顾盘膝坐下,借助火光,拿着木枝在地上写写画画,显然是在构思第二场伏击。

    有了刘备的加入,刘军士气,为之一振,打得曹兵抱头鼠窜,夏侯渊也是险象环生,最终还是在史涣的保护下,逃出了生天。

    夏侯渊这一败,果真让曹操为之大怒,当下派夏侯惇为主,李典、于禁为副,统兵三万赶往博望坡。

    这日,博望坡外,夏侯惇停马驻足,面色淡然地说道:“如此险地,秒才会兵败也在情理之中。”

    李典问道:“夏侯将军,我军是全部一起通过博望坡,还是分批过去?”

    于禁皱眉道:“如此险要之地,当派出哨骑先行前往两侧山坡查探,待确认无伏兵后,再做计较为好!”

    夏侯惇点头应道:“不错,我那二弟就是在此处被伏击的,当小心为妙,不过,刘备既然在此伏击过我军一次,那他还会再伏击第二次吗?”

    李典回道:“大概不会,故技重施也得分人,既然此地险峻,那我军必然会率先查探清楚,若是他们再在此地伏击的话?我军岂还会再中计?”

    于禁要更为谨慎一些,当下回道:“即便如此,我军也当小心一些,先派出探骑,前去两侧山坡查探为好!”

    或许,那些探骑也是跟李典一样的想法,认为刘备不会再在博望坡设伏,他们只是随便查探了一番,见四下无人后就回去禀报了。

    得知两侧山坡没有伏兵后,夏侯惇大手一挥,高声道:“全军开拔!”

    于禁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夏侯惇见状问道:“文则,你何故如此?莫非哪里有不妥之处?”

    于禁指着天上盘旋的飞鸟,疑惑道:“夏侯将军,你看这天上的飞鸟,为何盘旋而不落?这似乎并不符合常理啊?鸟儿如此惊慌,定是下面有让他们感到害怕的东西,然,我方探骑却说,两侧山坡无人,你说,这事怪不怪?”

    听了于禁的话后,夏侯惇连忙再次下令停军,正准备派人再去查探时,却见一彪人马从博望坡西侧奔来,与曹军相互对持,而那领兵大将,便是当初引诱夏侯渊前来的张飞,张益德。

    夏侯惇脾气火爆,一见来人,就打马而出,朝张飞喝道:“呔,张飞,你居然还敢前来拦截我军?”

    张飞则是嘿嘿笑道:“就连夏侯渊都不是俺的对手,你夏侯惇也敢在俺面前犬吠?”

    “狂妄!”夏侯惇怒气冲冲地吼道:“你全盛状态下,本将都不惧你,现在你还有伤在身,看本将如何斩你!”

    言语一落,夏侯惇就打马朝着张飞杀去,那手中的大刀直接朝着张飞当头劈下。

    张飞毫不畏惧,举起丈八蛇矛横于头顶,硬接了夏侯惇的这一刀,然,夏侯惇这招,势大力沉,饶是张飞悍勇,手臂上的伤口也被震裂,疼得张飞龇牙咧嘴。夏侯惇见状大笑,道:“哈哈.....你张益德也有今天,趁你病,要你命,今日你休想逃出本将的手掌心。”

    张飞名声太大,斩杀张飞,对于夏侯惇来说,可谓是无上的荣耀,没有什么比斩杀对方大将,更让人浑身酸爽的了,此时见张飞旧伤未愈,夏侯惇就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张飞给斩杀于此,当下频频出刀,直击张飞浑身要害。

    张飞也因手臂之伤,不敢与夏侯惇硬碰硬,无奈之下,只好步步退让,张飞的避战之举,在夏侯惇看来,却已是强弩之末,其心中则更为急切,手中的大刀,也挥舞得飞快。

    二将斗了数十招后,张飞终究不敌夏侯惇,虚晃一招后就打马而逃。

    夏侯惇正欲追击,却被于禁唤住,道:“夏侯将军,我们还是先探查两侧山坡后,再进去吧!”

    眼看张飞就要逃走,夏侯惇怎能放过这个大好时机,当下就恼怒地回道:“刚才不是已经探查过了吗?张飞要跑了,本将还要斩杀他,为我二弟报仇!”

    于禁焦急道:“夏侯将军,万万不可如此鲁莽行事啊!”

    “啊呀,张飞要跑了,再不追就来不及了,刘备麾下不过一万多人,即便是让他埋伏了又能怎滴?你于文则既然这么怕死,那便由我们三人各率一万兵马,你二人在外面,待本将先进去!”此时,见张飞就快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夏侯惇哪里还记得刚才的事情,留下一句话后,就带兵朝着张飞死追过去。

    看着夏侯惇带人冲进了博望坡,于禁与李典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后,都是神情凝重。

    他二人始终觉得刘备正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诡计,然,夏侯惇已经带人追了进去,李典只好叹息一声,说道:“文则,夏侯将军进去了,我率部尾随,也好照应一番,你先查探两侧山坡吧。”

    李典交代了一句,也带着人马冲进了博望坡,此刻,只有于禁麾下的一万兵马还未行动。

    山坡上,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徐庶看着驻足不前的于禁所部,皱眉道:“看来,曹营中也不都全是庸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