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此刻,全世界都以为我是神 > 第一百章 过去弥勒

第一百章 过去弥勒

    第一百章过去弥勒

    耳边风声,“呜呜”的响。

    “姑娘,前面有个山村,你先在哪里安顿一下,我去救一下我朋友。”唐僧说。

    唐僧心想,“看来那黑熊精,也不是邪恶之辈,此地距离那黑风洞也不远了,却能够存在一个小山村——”

    到了村边。

    把小白放下来说:“姑娘,我只能把你安置在这里了,我的一个朋友被黑熊精抓走了,我得去救她。”

    唐僧刚要走,突然感觉自己手被抓住。

    “长老,难道人家长的不美吗?你非要去救什么马啊?”

    唐僧看着眼前女子,道了一声佛号,这女子花容月貌,说着柔情似水的话,还不断的眨眼。

    唐僧真怀疑,这女子是不是眼睛有毛病。

    连忙说:“佛说众生平等,虽然小僧对此也有疑问,但那白马是我良驹,我更当其是挚友,而女施主现在却是脱离了危险,你们没有高低之分。小僧告辞。”

    唐僧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直接转身就跑。

    躲在云层之上的黑熊精,眼睛一亮,朝着自己的黑风山飞去。

    小白看着他的背影,“跑步都那么帅。”

    来到一座千米高峰面前,看到上面大石上面写着几个朱红大字。

    “黑风山。”

    他没有神念,更没有神通,无法用神识探查,心中焦急,不由得直接大喊出声:“黑熊大王,你抓小僧的一匹马,却是断了小僧西去的脚程。”

    连续喊了几声,突然风起云涌。

    天空出现大片的黑云,黑云凝聚成一只紫毛大熊。

    黑熊精幻化出本体,那是一只五六米高的大熊。

    唐僧瞳孔猛缩说:“是你?”

    “哈哈,和尚,难道你认识我?”熊罡说。

    “熊大王,我是来向你讨要白马的。”唐僧客气的说。

    “一匹普通的马,以你之脚力,难道还需要她吗?”黑熊精不怀好意的说:“还是你对她另有所谋,甚至动了凡心?”

    “阿弥陀佛。”唐僧说道,“她是兽,我是人品类不同,但众生平等,她又一路驼我,我当她是挚友,岂能做那种事,有那种想法。”

    看着唐僧真挚的神情,黑熊精有些心动。

    “这和尚,能够放下成见,待妖如好友,却是难得,难得?难道西方的高僧,都是如此吗?”

    一瞬间,熊罡对西方竟然心生向往。

    “你打赢我,我就放了你的朋友。”黑熊精说。

    唐僧心中有些为难说:“出家人,讲究不争,小僧却不想赌斗。”

    熊罡一抬手说:“别婆婆妈妈,如果不答应我,我就吃了你的朋友。”

    唐僧一咬牙说:“那好吧。”

    “你使用什么兵器?”

    黑熊精看唐僧赤手空拳,皱眉说:“你使用什么兵器?”

    唐僧说:“小僧有禅杖,但那也只是助力行走的,却是无兵器。”

    黑熊精笑了,“你赤手空拳,跟我比斗,到底是看低我呢?还是想找死呢?”

    “也罢,也罢,那我就也跟你赤手空拳的斗一场。”

    说完,黑熊精,直接化为黑云冲向唐僧。

    仅仅一拳,唐僧就吐血崩飞出去。

    黑熊精,没有追击,而是擦了一下拳头上的血说:“和尚,你的身体比凡人强上一些,但远远不是我对手的。”

    唐僧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说:“大王,那只是一匹普通的白马,你为何不能放过她,放过和尚我呢?”

    “我不想跟你多说废话,要么打赢我,但你有可能会死。”

    “给你第二条路,也可以现在就放弃,我也不追究。”

    黑熊精的声音变的冰冷。

    唐僧脸色变的煞白。

    “怎么了,为了一匹白马实在不值得。”

    黑熊玩味的看着唐僧说。

    他却是没看到,一块巨石后,小白一直在看着他们争斗。

    她有些紧张,“他会怎么回答呢?”

    唐僧却丝毫不犹豫的说:“我佛曾说,众生平等,在我的世界,他是我的挚友,不存在种族之分。”

    黑熊精定睛那么看了唐僧好一会,突然哈哈大笑说:“唐僧,果然是大唐的高僧。”

    “佛学也真的是博大精深,老黑我很感兴趣啊。”

    那知唐僧又低头,说:“不,你理解的佛学,跟我理解的佛学是不一样的。”

    黑熊一愣,静待下文。

    “佛说的众生平等,的确是天地至理,但我眼中却处处不公,没有所谓的众生平等。”

    “和尚依然要喝水,那水中有八万四千虫,纵然你念了‘净水咒’却依然杀了生。”

    “人要行走,人有各种运动,万事万物,大小不一。”

    说到这里,唐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哪怕,我这样一口气可能已经杀了,万千看不见的众生,这又如何平等?”

    “如果遇到比人类,更强大的存在,在屠戮人类时,要唱一段往生咒,在杀人就能免除罪业吗?

    这不就是开玩笑一样吗?

    所以小僧也是有许多疑惑的,需要许那西方面对佛祖把所有疑问全部解决,然后带着大道回归东土为世人解惑。”

    黑熊精和躲在暗处的小白都愣了。

    他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那你现在要怎样,还救不救你朋友?”

    “朋友要救,但是佛的道理,不能自行领悟,否则很可能走火入魔。”

    唐僧非常认真的说道。

    黑熊精皱着眉头,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语。

    那个和尚不是说自己西方的祖宗才是大道?

    这番言论可以说是质疑佛理的正确性了,这是大逆不道的。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黑熊精冷笑说:“我看,你这和尚才有些走火入魔,连你祖宗的道理都不认。”

    说完,一人一熊再次战斗起来。

    唐僧虽然肉身得到强化,但又哪里是妖王的对手。

    两人对了一拳,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音波形成一个个圈向四周扩散。

    “嘎巴。”

    清脆的骨裂声,是唐僧手臂发出的。

    他却连个眉头都不皱的说:“妖王大人,还是把我的马匹还给我吧。”

    黑熊精,直接抓住他的衣服领子说:“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

    唐僧惨笑说:“死——当然怕,而且我非常的不想死,我有太多的疑问,需要去西方。”

    “我刚二十三岁,还有大把的时光,怎么可能愿意死。”

    “那你这是为何?”

    黑熊精直接打了唐僧肚子一下,使得唐僧额头青筋暴起。

    但他依然艰难的说:“人生在世,有许多时候,许多事,是比生死重要的。”

    “重要的朋友。”

    “重要的师长。”

    “重要的事。”

    “白马在妖王大人眼中,只是食物,但在小僧心中,却是朋友,却是挚友,而且我这挚友一路来替我抵挡了数次灾祸。”

    “所以,小僧可以死,但朋友一定要救。”

    最后唐僧狰狞着喊出。

    黑熊精心中一凛,一种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

    “过去,现在,未来,我为不动弥勒——”

    唐僧周身突然爆发佛光,他的身体融入金光之中。

    黑熊怪瞪大双眼,那刺目的佛光,让他双目刺痛,并且他的灵魂都在颤抖。

    好似那种,遇到天地至强人的敬畏一般。

    “这……怎么会——”

    此时,一尊过去不动弥勒佛,完全把唐僧包裹在其中,弥勒脸带着微笑,声音跟唐僧融合在一起,“所以,为了救朋友,我即使是死,我也愿意。”

    金光凝聚的大手,一掌拍向黑熊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