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此刻,全世界都以为我是神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拷问本心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拷问本心

    第一百二十八章拷问本心

    众人都好奇无比,唐僧到底心中有何疑惑,要下这般大的决心。

    而张强则心喜,其实面前这几个人,意志最坚定的就是唐僧了。

    张强轻轻咳嗽一声说:“其实,你的疑惑,还用我解吗?”

    张强看着唐僧。

    唐僧只感觉,张强的双眼中充满了智慧。

    他咬咬牙说:“仙师,我还是需要你亲口所说,我不相信我看到的是真的。”

    张强摇了摇头,心道,“这还真的有些残忍啊,为了大兴西方,佛也不善了啊。”

    “你的生父,到底是刘洪,还是陈光蕊,你今天来此愁眉苦脸,难道不是因为如此吗?”

    张强只是平淡的说。

    但唐僧却激动的全身颤抖说:“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红了双眼,即使看到了事实,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其他几人也只是云里雾里。

    “西游量劫,师徒四人,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犯下大恶的人才行。”

    张强的目光突然变的深邃,落座的几人,都是瞳孔瞪大眼睛。

    “因为,此去西行,十万八千里,最大的四个恶魔,其实就是西行四人。”

    “唐僧,你还堪破不了虚妄吗?”

    张强说道最后近乎是喊出声来。

    唐僧双目无神,心如火海,但却不知道怎么反驳,连日来,他看到了一角真相,不难猜测真正事情的原委。

    唐僧冰雪聪明,有大智慧,其实早猜测到了,但却难以逾越自己心中的心魔。

    “你看到了——与你母欢好的男人是,你曾经认为的强盗刘洪,而你这一次转生又到了殷小姐肚子中,难道这还不能证明一切吗?”

    唐僧脸色发黑,一直来,都是把强盗刘洪当做自己最大的仇人的。

    就是因为这个强盗,自己与生母生生分离,就是因为这个强盗,自己父亲尸沉湖底十八年,但是这真相……似乎有些太残酷。

    他成年后,直接举报了刘洪,使之凌迟处死,他的母亲更是跳井自杀。

    当时唐僧也只认为,自己的母亲是羞愤自杀,如果这一切都是事实,那母亲就是自己亲手逼死的。

    但为什么还有江流儿,为什么还有陈光蕊,唐僧心中依然充满疑问。

    “有些事,需要你自己去亲眼鉴证,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

    唐僧只感觉全身都失去了力量,他知道自己的猜测都是对。

    但正因为如此,才无法接受事实。

    这就如同一个大善人,认为做了一辈子的善事,到头来发现自己其实是最大的恶人,这是非常残酷的,那这一辈子所做的一切事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佛说:‘世人都可成佛,世人心中有佛’你信的佛,就是这样的吗?你还要拜吗?”张强淡淡的说道。

    唐僧全身一颤,心中那一丝坚持,也出现了裂痕。

    “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西方利用,生生杀了生父,逼死生母,虽然不知情,但事却真实的发生了,你成了大恶人。

    你转世重生,杀父,逼死母亲,在转世重生,杀父,逼死母亲。

    如此循环不知千百次,你还认为,你不是一个超级恶人吗?”

    唐僧已经全身无力,瘫倒在地上,心中的信仰都崩塌了。

    如今被张强当众说出,心中那一丝希望,在不复存在。

    他双目无神,喃喃自语说:“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如此?”

    他的他们,指的当然是西方。

    张强摇摇头说:“可怜啊,可怜,如果没有特殊奇遇,你可能此生,生生世世都不明真相,成为一只合格的西方走狗。

    为什么?那还不简单吗?”

    所有人都看向张强。

    张强慢慢说:“因为,你是西游量劫当中,一路西行,将遇无边险阻,恶魔,而佛门真正要渡的魔其实是你——”

    “到头来,不要说渡苍生,原来我才是魔,我才是魔——”唐僧喃喃自语,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今天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颠覆式的。

    孙悟空皱着眉头说:“仙师,那我……”

    张强说:“悟空,你想的没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花果山一旦与天庭开战,将造成无边杀劫,好的,坏的,仙人都因为此大战而死伤无数。”

    孙悟空沉默了下来说:“那这么说了,我也是魔,而且是西方最后要渡的魔头之一。”

    小白龙忍不住说:“仙师,那我呢?”

    唐僧猛的起身,口中念念叨叨,“我从过去来,不动是我佛,从今天开始,我只信我心中之正义之佛。”

    他转身,真心诚意的跪倒在地,给张强叩首三次说:“仙师请接受我三拜。”

    唐僧元神之上展现了神异,孙悟空看的真,一股极其精纯的力量,自唐僧的元神散发而出。

    这力量神圣无比与常人所知的佛不同,不属于任何意志,只是单纯的佛性。

    “仙师,那我到底有什么恶,为什么也是西游量劫的主角之一?”小白龙说。

    “你——”

    张强说:“你代表龙族最后的气运,自你之后,龙族将彻底没落,甚至你最后变身成白马之后,直到西游量劫完全结束,都无法从新恢复本体,一直保持着白马之身,直到白马寿元尽了,消散在天地间。”

    张强的话,让所有人再次沉默了下来。

    小白龙内心如同一团火焰,“我是龙族最后的气运,一切真相竟然是如此吗?”

    几个人第一次,对未来产生迷茫。

    都感觉自己是被人玩在鼓掌之中的蝼蚁。

    孙悟空忍不住说:“仙师,凭我等之力,如何与这天抗衡?”

    眼见的敌人,是能打败的,但是滚滚天道大势,是无法逆转的。

    就连心高气傲的孙悟空,在了解的越多之后,也是心中生了无力反抗之感。

    “你等真正的希望,是无论遇到任何危机,到保持本心,你们的本心是什么?

    不管遇到任何危机,都以本心出发,才能不迷失自我。

    才有可能,真正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受命运所掌控。”

    几个人再次陷入沉默当中,深度丝毫张强的话。

    “本心吗?”

    “我想世人,真正的脱离苦海,人类不是蝼蚁。不是木偶,但如何超度己身?”唐僧喃喃自语。

    “天若不公,就反了,又如何?”张强说。

    这顿饭,可能是几人来到张强这里,吃的最没有滋味的一次了。

    饭后,几人跟张强拜别。

    唐僧的以元神状态,直接回归被封印的大唐。

    回到了那个曾经熟悉的殷府。

    “仙师传我,过去弥陀法,其实可能就是要我,不失本性,照见真正的自己,不使得自己犯下大错,成为千古第一大恶人。

    好恶毒的奸计,西方竟然如此算计我。”

    周围一片混沌,全部都是水——

    “我现在,可能还在母体。”

    唐僧在殷满娇肚子里。

    “仙师说的虽然是至理,但我依然有许多不解。”

    “现在看来,这刘洪不是等闲之辈,也是富贵人家,怎么就成了强盗了?

    按理说,我母因该跟这刘洪门当户对才是——为什么到最后却便宜了陈光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