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此刻,全世界都以为我是神 > 第一百三十章 诛杀恶道

第一百三十章 诛杀恶道

    第一百三十章诛杀恶道

    唐僧心中一惊,对方说,“佛家中人?”并且吃惊,这显然是有内情。

    “你为何要如此陷害殷府?”唐僧说。

    “陷害?”

    那壮汉瞪大眼睛说:“可笑,真是可笑”

    “何来陷害,这是整个殷家的命运,因果如此,命运如此——怎能叫陷害,滚滚天道如此。”

    壮汉的话,声音极大,整个殷府上下,所有人面色苍白。

    甚至有的殷府上的人跪倒在地,“命运吗?殷府得罪了上天吗?”

    唐僧也心中一惊,这小道话里有话,结合张强的话后,他心中有了猜测。

    “哼,什么得罪上天——你一个青风观小道,哪里懂得什么因果。”

    唐僧一下点出壮汉的真实身份。

    壮汉有些慌张说:“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

    唐僧借助殷满娇的身体,念动真言:“我从过去来,照见不动的过去,万物显形。”

    随着殷满娇的话,整个相府充满了神圣的佛光,这佛光无孔不入,直接驱散了壮汉身上的滚滚魔气。

    众人就看到,这还哪里是什么壮汉,这明明就是一个青衣小道童。

    “啊,这道服我知晓,是城外青风观的服装。”

    殷府下人,有人喊道。

    殷丞相脸色难看说:“好大的胆子,一个道士竟然敢来相府伤人,难道就不怕我禀告陛下,把你道观拆除吗?”

    那青衣道童,脸色有些难看,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身份会被拆穿。

    不管此地是不是被封印的,毕竟是大唐的国土,大唐国土,皇帝最大。

    “哼,你们认错了,我可不是什么青风观的道士。”

    说着,青风小道,就施展魔法,使得自己又变的魔气森森。

    “哼!”

    殷满娇只冷哼一声,嘴中呢喃道,“过去永恒不变,在好的伪装,也仅仅是伪装,在现实面前,无所遁形。”

    整个相府被一股奇特的金光笼罩其中,神圣无比。

    在这金光之下,使得相府内所有人,周身缠绕金色光芒,一个个显得神圣无比。

    人那青风小道,运转的魔法黑气,根本就伤害不到这些人分毫。

    小道震惊,双手一挥,阵阵浓郁的黑烟临身,就要遁走。

    唐僧咬了咬牙说:“怎能让你走了。”

    一股莫名的情绪,或者说是杀心,自心底而起。

    “一切真的是安排好的。”

    “取经也仅仅是笑话。”

    “我恨啊,我真的是一个真正的大恶人。”

    想到这里,唐僧下手在不留情,控制殷满娇的身体,手那青龙宝剑,上去就是一个枭首。

    那小道,满脸惊恐,拿出一个黑色人手形状的武器进行格挡。

    “噹!”

    两人武器相互碰撞在一起,如同惊雷,使得整个相府刮起一小阵旋风,吹的众人东倒西歪,退出了前院。

    唐僧瞪大双眼说:“你那是什么武器?”

    他心中有些不可思议,那黑色手掌一样的武器,他竟然有无比熟悉的感觉。

    “哼,”青风小道看着殷满娇,半响说:“金蝉子,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吗?

    在我的宝物下,你也无所遁形,但那又如何。”

    “也不怕告诉你。”小道给唐僧传音说:“想知道这是什么武器吗?你很快就知道了。”

    这小道,用那带着手臂的黑色手掌,迎风一挥,在虚空中出现一个虚影。

    看到这个虚影,唐僧倒吸冷气。

    那虚影竟然就是自己。

    “怎会如此?”唐僧惊说。

    小道满脸得意的说:“唐僧,不怕告诉你,你已经转世十多次了,而每一次,你死去后,你的手臂,都被吾师炼化成了绝世神兵。”

    怒,一股无边的怒气,充斥唐僧心间。

    “你去死。”

    “我从过去来,过去我不动——你这等恶人,怎陪修道,怎配使用吾身作为武器。”

    随着唐僧的话落,以殷满娇为支点,整个相府金光大盛,甚至整个长安城的百姓,都看到了金光。

    当然皇宫也不例外。

    “怎么可能——”

    小道被青光笼罩其中,全身冒出青光,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在倒退。

    “你也配拥有我的肢体?”

    唐僧大喝一声,双目闪现佛火,直接喷向到小道。

    小道再次用那奇怪武器抵挡。

    “滋滋……”

    那黑色手臂,却发出滋滋声,那手臂武器,竟然肉眼可见的融化了起来。

    小道手如同抓着烙铁,在难控制武器。

    一滴滴黑色的液体,从那手臂样的武器上分离,慢慢露出一条金色的手臂,这手臂充满神圣韵味,跟唐僧产生一股奇特的联系,强烈的血肉相连的感觉。

    使得他一招手,金色手臂化为一道流光,直接钻入殷满娇肚子之内与还未出世的唐僧左小臂融合在一起。

    唐僧顿敢,自己比从前强大数倍。

    这种强大不可言语,甚至连带着殷满娇无形中身体都得到了增强。

    “该死——”

    同时唐僧心中愤恨,他在此间封闭的大唐,不断的转世重生,西行,一次次的失败,竟然被人如此利用,甚至前十几世的尸身都不得安宁。

    趁着小道惊的目瞪口呆,殷满娇一个上前,一剑下去,小道的头颅高高飞起。

    殷满娇冷声说:“父亲,我累了,明日我跟你上朝,带着这道士的尸体——我倒是想看看,青风道观,倒是有什么样的底气,什么样的胆量,竟然敢来我相府放肆。”

    殷开山仿若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女儿一般,连忙说:“来人,把这个恶道的尸体,严加看管起来,如若丢失,拿头来见。”

    告别了自己父亲,殷满娇回到自己闺房。

    “孩子,那青风道观的道士,为何要来我相府伤人啊?我跟他们没有仇怨啊?而且之前,我还去祭拜过观中的三清祖相。”

    唐僧沉默了一下说:“母亲,孩儿不能说太多,说太多,孩儿怕你接受不了,但你记住,无论你遭遇什么阻碍都要跟刘洪结为连理。”

    殷满娇脸有些发红,“这孩子,知道我跟他父亲的关系,岂不是看到了一些少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