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此刻,全世界都以为我是神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刘洪一家都上山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刘洪一家都上山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刘洪一家都上山了

    看着殷满娇全身的金色佛火,青风道一惊:“我明白了,你体内的金蝉子真灵觉醒了。”

    青风道士随后就是满脸的欣喜,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一般。

    听到被绑成粽子的程咬金莫名其妙,什么金蝉子。

    而殷满娇和唐僧却明白一切,母子两人心底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

    “母亲,我透漏给你点事,如果你不能跟刘洪在一起,那么刘洪将来很有可能会被凌迟。

    而你更是会嫁给一个,你从来不喜欢的人。

    我们母子更是一分别就是十八年之久。”

    殷满娇对唐僧的话深信不移。

    “孩子,给我诛杀了这青风道。”

    “是,母亲。”

    殷满娇全身的佛火,腾的一下沸腾了起来。

    那捆在自己身上的金色绳索慢慢融化成铁水一般的存在,嘀嗒嘀嗒的掉落在地上,而殷满娇的衣衫却没有丝毫破碎。

    “妖道,拿命来。”

    殷满娇大喝一声,拿着斩龙剑冲向青风道人,青风道人左右身旁的小道出现阻挡。

    殷满娇手中宝剑一挥,一道剑影掠过,十几颗人头高高飞起。

    鲜血从小道们的脖子出哗哗喷出,让整个大殿染血。

    青风道脸色有些苍白说:“金蝉子,想不到你经过这许多世转世,竟然还能觉醒,不过你的杀性太重,老道我不陪你玩了。”

    说完,不等殷满娇冲来,老道一个土遁,遁入地下消失不见。

    随着老道的消失,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金色的剑光掠过。

    “刷!”

    这一剑的威力,使得程咬金完全看傻了,整个大殿都被劈开一个巨大的豁口,地面也深陷三尺,这绝对不是普通凡人的手段。

    殷满娇那个怒啊,喘息几下之后。

    帮助程咬金等人解开了绳索。

    “殷姑娘,我的那些手下没事吧。”

    程咬金感觉口舌有些发干说。

    唐僧探查了一下大殿内所有人的灵魂,借由殷满娇之口说:“老将军,他们只是灵魂有些虚弱,昏迷了过去,叫醒后,回家休息半月就会没事了。”

    程咬金一听自己手下没事,上去就踢。

    “起来,起来,都给我起来,让你们来,是在这里睡觉的吗?”

    一个个士兵迷迷糊糊的起身,满脸的迷茫。

    程咬金更气,觉得今天脸丢大了,带来三千人,甚至自己一丁点作用都没起,如果没有殷满娇他们会来个全军覆没。

    “额……老将军,那青风道呢?”

    有千夫长反应过来问道。

    “什么清风道,咱们就是来打秋千的,如果没有殷姑娘,咱们都得栽这里,你们都给我过来,感谢感谢殷姑娘。”

    所有士兵一愣,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不过军令如山,谁也不敢违抗,一个个过来拜谢。

    又过了一会,所有人都醒了过来。

    听程咬金说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所有兵将都瞪大眼睛,但是看到破烂的大殿,又不得不信。

    殷满娇发现,回去的时候,这些士兵都在偷偷看她。

    回到长安城,进入唐王大殿付命。

    “陛下,这次全部都是殷姑娘的功劳,惭愧,惭愧——老夫我等却成了绊脚石一样的存在。”

    程咬金如实说道。

    朝臣们议论纷纷,殷开山也一脸的骄傲。

    殷满娇心说:“儿子,这一回,我估计,我跟你父亲的婚事没问题了。

    他之前说过,这几天就会来提亲的。”

    “母亲,不能大意,还要全国通缉那青风道才好,让他没有丝毫立足之地。”

    唐僧说完,殷满娇从人群中走出说:“陛下,虽然捣毁了,清风道观,但是那青风道一身妖法不俗,绝对不能让其逍遥,所以小女建议,全大唐境内,重赏有识之士通缉青风道。”

    “准了。”

    李世民也高兴的说道。

    只不过李世民看殷满娇的眼神有些不对,“儿子,陛下为什么这么看我。”

    “哼,这老色痞,估计起了歪心思,以后少跟他见面,不是好人。”唐僧说道。

    唐僧现在把自己的信仰都改变了,所以也不忌讳自己说什么脏话了,说话的风格反倒有些像痞子龙,混世魔王。

    “臣女,先告退了。”

    殷满娇听完唐僧的话后,直接拜别李世民。

    出来皇宫,她忍不住说:“儿子,你可不能学,那些大人,言语粗俗啊。”

    “额……”

    唐僧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母爱这种东西,他从来未曾体会。

    短暂的几天相处下来,唐僧有种极其奇特的感觉。

    因为两人心是一体,唐僧能够感知到自己母亲的想法。

    那是一种,他还未出世,就全心全意待自己好的存在。

    “佛说,四大皆空,难道这种挚爱也要空吗?这爱是多么伟大的?

    不计较任何,不求回报,真心奉献……这跟佛的割肉喂婴又有什么区别?”

    这一瞬间,唐僧心底有一丝明悟。

    割肉喂婴,佛家极其高深的境界领悟。

    “想不到,在人家,每一个母亲身上,早就有展露,但为什么凡人难成佛呢?”

    可能觉得自己的言重,殷满娇又连忙说:“儿子,母亲都是为你好,说话要文明些,等你出来,母亲给你好吃的。”

    “嗯,知道了。”唐僧回答道。

    就这样一路,慢悠悠,母子不断的心中对话,回到了殷府。

    傍晚的时候,殷开山才从皇宫回来。

    但他却一脸阴沉,好像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父亲,你这是怎么了?”殷满娇忍不住问道。

    若是平日,殷开山家教急严格,定然不会让殷满娇参与任何事。

    但此时他看了一眼自己女儿,目光渐渐变的柔和起来说。

    “父亲,跟那刘安山斗了半辈子,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嗯!”

    殷满娇心中一惊,随着心头念头转动,唐僧心中一惊,“原来刘洪竟然是刘安山之子……

    这刘安山竟然是大唐的官员,这……这……”

    唐僧一下惊呆了,因为根据前世的记忆,唐僧知晓,这刘安山可是二龙山强盗之首,怎么就成了大唐的官员了,而且还是刘洪的父亲……

    殷满娇脸色难看说:“父亲,他们家怎么了?”

    殷开山摇摇头说:“我也搞不明白,这天下人可能也搞不明白?

    好好的二品大元,怎么就会突然携家带口直接去城外的二龙山当了强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