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桓守夜人 > 第四十章 村民的不正常

第四十章 村民的不正常

    李巡摇了摇头道:“就算是要下河,你不会以为单凭我们几个就够了吧!”

    这话一出,鲁青还有钱魁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陀罗河虽然不算太过宽阔,可是河面也有数十丈宽了,哪怕只是将杜家村这一段的河段查看一番,都不是一个小的工程量。

    就算是李巡同他们两人一起下水,又能搜索多大的范围呢。

    钱魁立刻便道:“我这便喊人过来。”

    想到他们还有几名同伴留在度假村在之外没有过来,钱魁当即便道。

    李巡一边向着杜家村走去一边道:“这陀罗河早晚都要搜上一搜,现在还有一件事情极为重要,否则的话这搜河之事只能向后推一推。”

    跟上来的鲁青闻言不禁好奇的道:“大人,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啊?”

    李巡看了跟在一旁气喘吁吁的村正杜明一眼道:“那就是验证一下,杜家村是不是果真无法离开!还有就是,但凡是进入杜家村的人先后都会失踪,如今我们已经进入了杜家村,那岂不是说今天晚上,我们三人之中就要有人失踪了!”

    “啊!”

    钱魁、鲁青二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眼中忍不住闪过几分慌色,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将钱魁、鲁青的反应看在眼中,李巡暗暗点了点头,二人前几日还只是普通人,能选择进入守夜司,其他不提,至少这一份胆色还是有的。

    猛然之间可能要同邪祟对上,要是不慌那才怪,但是两人既然选择进入守夜司,自然早就做好了遇煞的心理准备,所以才能够这么快就冷静下来。

    只听得鲁青带着几分跃跃欲试以及期待,拍了拍背后背着的斩邪弩以及怀中的诛邪神雷丸、驱邪符笑道:“那邪祟不来则吧,当真来了,就让它知晓我们守夜人的厉害。”

    很快几人便回到了义庄处,李巡向那义庄内的几具棺椁看了一眼,然后吩咐钱魁将义庄的门锁上,很快三人便回到了杜家村。

    一行人的举动其实一直都看在杜家村村民的眼中,眼见李巡他们去了义庄,又在河边转了一圈,不少村民见几人回来,不禁带着几分期待看向杜明。

    杜明咳嗽了一声,摆了摆手道:“大家不用担心,几位大人已经寻到了一些线索,想来要不了许久,那作祟之物一定会被找出来的。”

    走在长街之上,前面几名村民正气喘吁吁的挑着水桶,村头处挑来大桶的清水,其中一名村民额头之上冒着汗珠,行至家门前将两只水桶提进去,然后听得哗啦一声。

    李巡亲眼看到一大桶水倒进了木盆之中,而木盆边上,一名女子正坐在那里浆洗衣物。

    这一幕看着极具生活气息,很明显就算是村中出了怪事,百姓们还是要生活的,总不能什么都不做,那样一来,恐怕还没死在邪祟手中,自己便将自己给折腾死了。

    “咦,这户人家还真的是挺讲究啊,守着这大好的陀罗河不去浆洗衣物,竟然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去挑井水来浆洗,也就城中大户人家才能这么讲究吧。”

    鲁青的嘀咕声倒不大,也就耳目通明的李巡听了个清清楚楚,至于落后了几步应付着村民的老村正甚至注意力都没在这边。

    李巡脚步一顿,目光一凝,看向那些挑水的村民,接下来经过几乎人家的时候,李巡都会向敞开的大门里看上几眼。

    或许是因为村子怪谁频出的缘故,这些村民哪怕是在自家院子当中也没有什么安全感,一家一家的大门都敞开着,从门口经过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院子当中的情形。

    从村尾走到老村长家的时候,两侧大概有二十来户人家,这二十来户人家当中,差不多有那么三四户人家的妇人都在用挑来的井水浆洗衣物。

    回到老村正家的时候,老村正已经将那些前来打探消息的村民给打发走,这才带着几分歉意道:“村民愚昧无知,倒是让几位大人见笑了。”

    李巡淡淡道:“老村正,今天暂且先到这里,我们的人今晚便前往义庄处落脚,稍后还要劳烦村正通知村民晚上关好门窗,莫要出来行走。”

    杜明连连点头道:“几位大人前来为我们杜家村铲除邪祟,我等又怎么能够让几代大人前往义庄歇息,若是几位不嫌弃小老儿家中简陋,不妨暂且……”

    李巡摇了摇头道:“老村正不必多言,若是果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外来之人进入杜家村,当晚必然会失踪,那么我们还是在义庄处落脚才好。”

    听李巡这么说,杜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流露出几分惊惧之色,张了张嘴道:“如此却是委屈几位大人了。”

    李巡起身冲着钱魁、鲁青二人道:“我们走吧。”

    将李巡几人送至门口处,老村正神色复杂的看着李巡三人向着义庄所在方向而去,良久叹了口气,招来几名村民将李巡的叮嘱吩咐了下去。

    走在青石铺就的长街之上,在这鲜少有外人出现的小村子之中别提多么的惹人注目了,一路之上李巡三人都能够感受到或明或暗一道道的目光偷偷的打量着他们。

    这一趟下来,李巡发现这村里的村民竟然全都是挑井水吃用,行至那义庄处,李巡脚步一顿,看了看不远处奔流不息的陀罗河再看看那炊烟袅袅的平静村子,突然之间向着鲁青道:“鲁青,你先前说这里的村民挑井水用有什么不对吗?”

    鲁青闻言嘿嘿一笑道:“是啊,据我所知,这些乡下的村民守着陀罗河,别说是洗衣物之类了,就算是做饭,都有人挑河水来用。像杜家村这般无论洗衣做饭都是挑井水来用,说实话,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说着鲁青又道:“这杜家村仅有村口的一口古井而已,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有足够的井水来洗衣做饭,放着大好的陀罗河水不用,真他娘的奇怪!”

    一旁的钱魁嗤笑道:“或许人家想要学城中的大老爷们一般呢!”

    鲁青、钱魁二人在这里拿杜家村村民说笑,而李巡却是神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目光投向那平静的村子道:“不对,这陀罗河有问题,杜家村有问题!”

    听到李巡突然爆出这么一句来,钱魁、鲁青二人愕然的看向李巡道:“大人,这不明摆着吗,杜家村失踪的那些人极有可能同这陀罗河有关,自然是大有问题啊。”

    李巡却是摇了摇头看着二人道:“我说的是这些村民还有那村正杜明,他们肯定隐瞒了什么。”

    “他们敢!”

    鲁青闻言当即叫了一声。

    钱魁睁大眼睛道:“我这就将杜明那老东西抓来,好好问问他欺瞒上官,隐匿线索,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李巡摆了摆手道:“杜明若是想说的话,他肯定会说,若是不然,我们贸然将杜明抓来,闹出什么乱子就不妙了。”

    说着李巡笑道:“其实想要知晓杜家村在隐藏什么,未必一定要去寻那杜明,咱们大可以去寻那些村民打听一下,我就不信这些村民什么都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