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当善良遇见温柔 > 第五十五章 做不了朋友

第五十五章 做不了朋友

    沈一飞为儿子办周岁宴。方竹本来不想去,但挡不住秦好的热情邀请,答应去参加。

    简易跟往常一样,出门直接往方竹住的地方开去。当他反映过来时,已经到了。他远远地停下车,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跟她打电话。

    十多分钟后,方竹提着一个纸袋从小区里走出来。简易见她走到街边停着的一辆车边,跟司机说了两句话后,拉开后门坐了上去。那是她打的网约车。

    看吧,没有他,她也能照顾好自己。简易给自己的懦弱找到了借口。他开着车,远远地跟着她的车往酒店去。

    来到酒店,方竹将礼物交给秦好。

    秦好看看她身后,问:“他没去接你?”

    方竹摇摇头。

    秦好叹了口气,抱了抱她表示安慰,让她先去吃点东西。说完就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方竹走到摆着点心的桌子前,挑了块蛋糕。她端着蛋糕找了个位置坐下。

    “别动。你再动,爸爸会扯到你头发的。”

    方竹抬头看向传来声音的地方: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帮一个约三四岁的小女孩儿扎头发。小女孩儿手里拿着一个气球。只见男人左手握着女孩儿的头发,右手拿着橡皮筋试图将头发全部扎起来。但显然他以前没做过,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方竹走过去,对男人说:“需要帮忙吗?”

    男人将橡皮筋递给她,说:“那麻烦你。”

    方竹将孩子的头发从中间分开,先理顺一边,编了根辫子,再将辫子扭成一个丸子扎好,然后另一边。很快,活泼的双丸子头就扎好了。最后,她又帮小女孩儿理了理刘海。

    女孩儿长得本就很可爱,这下更漂亮了。

    “谢谢!谢谢!”男人先向方竹表达谢意,然后对小女孩儿说,“茜茜,快谢谢阿姨。”

    “谢谢姐姐。”小女孩儿奶声奶气地对方竹说。

    方竹笑了,摸摸孩子的头,说:“还是茜茜有眼力,知道我是姐姐。”

    男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方竹又重新回到桌子前开始享受美食。才吃了两口,一个人坐到了她对面。她抬头,是刚才那个男人。

    男人开口:“你好,我是沈一飞的堂哥,沈承。你是秦好的朋友?”

    方竹敷衍道:“算是吧。”

    沈承没话找话:“短头发很适合你。”

    这么老套?方竹有点想笑,说:“谢谢沈警官的赞美。”

    沈承惊讶:“你知道我是警察?”

    “腰背挺直,一身正气,不是兵哥哥就是警察咯。”

    沈承的惊讶更甚。

    方竹本想快速结束谈话,但她无意间瞥见某个人后,改变了想法。于是她继续对沈承说:“我不但知道你是警察,还知道你不是一般的警察。你是刑警,配枪的那种。”

    沈承更惊讶了:“以前我们见过?”

    方竹摇摇头,说:“你的眼神,太犀利了。幸好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不然我该吓跑了。还有,你右手手指上的茧出卖了你。”说着,她做了个举枪的动作。

    沈承彻底服了:“你观察太仔细了。难道我们是同行?”

    方竹:“不敢,不敢。最近老师写了一个关于刑警的剧本,我帮着写了一段,所以稍微研究了一下。”

    沈承:“你是编剧?”

    “还不是,学习中。希望以后是。”

    沈承迫不及待地想了解她更多:“我都被你看透了,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方竹不准备告诉他,说:“不敢告诉你。”

    “为什么?”

    “如果告诉了你,我怕你会把我祖宗十八代都查出来。”

    沈承大笑。

    这时,一道女声插进来:“妹妹也来了。你哥呢?”

    方竹看着来人,回忆了一下,发现是过年在机场碰到的田凡——简易的同学。

    妹妹?

    对,她已经回到妹妹的位置了。原来,她自己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和他的结局。

    苦笑了一下,方竹看向简易的方向。田凡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简易,对两人说了句一会儿见就往简易那边去了。

    沈承自然是认识简易的,但从未听说他有个妹妹,于是问方竹:“你是简易的妹妹?”

    方竹自顾地挖着蛋糕吃,不再答话。

    沈承很识趣,没有再追问。

    用餐时,方竹本想和公司的人坐一起,但田凡热情地拉她一起去坐。

    桌子只有两个空位,分别在简易和沈承的左手边。田凡先一步坐到了简易的身边,方竹只好坐到了沈承的旁边。神使鬼差地,她和简易坐了个对角线。同桌的沈一飞、秦好、陈语扬、林洛都是明白人,但谁都没说破,饶有兴致的看他们表演。

    大家都开了车,所以都没有喝酒。沈一飞坐了一圈庄之后,轮到沈承。只见他举着杯子,对简易说:“来,哥,咱们走一个。下次记得带女朋友出来,工作再忙也要吃饭吧。”

    哥?大家茫然地看着沈承。沈承是沈一飞的堂哥,虽然比沈一飞大不了多少,但也是他们中最大的。

    沈承赶紧解释:“我跟着她叫的。”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方竹。

    “谁告诉你她是他妹的?”陈语扬差点将嘴里的菜喷出来。

    沈承看向田凡,疑惑地问:“不是吗?”他之前明明听到田凡说方竹是简易的妹妹,难道自己理解错了。

    田凡看着方竹,说:“妹妹自己说的啊。”她说的是实话,年初在机场的时候,方竹自己当她面叫简易哥。

    陈语扬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沈承:“就算是,你凭什么跟着她叫?”

    沈承笑笑不回答,而是看着简易。

    简易一直没说话。这时,他站起来,端着杯子跟沈承一碰,说了声客气,一口干了。

    沈一飞和秦好交换一个无奈的眼神……

    餐后,方竹本想找理由离开。但架不住秦好、林洛、田凡的挽留,留了下来。

    沈一飞儿子和沈承的女儿在儿童游乐区玩海洋球,四个女人在旁边看着,四个男人在不远处喝咖啡聊天。

    秦好小声地将沈承的事跟另外三个女人说了。方竹这才知道为什么没看到茜茜的妈妈。原来沈承和老婆是青梅竹马,感情很好,毕业之后就结了婚。三年前,茜茜出生,而她妈妈却因为羊水栓塞没救过来……

    三个女人感叹:“沈大哥和茜茜好可怜。”

    都是熟人,沈承也不再遮掩,直接问简易:“你妹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陈语扬又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他强行吞了下去,看简易如何破局。

    简易淡淡地回答:“我不知道。”

    沈承并不介意他的冷淡,而是看着不远处的方竹,自顾地说:“她是第一个一眼就看出我职业的女孩子。我本以为我隐藏的够好,不料被她一眼看穿了。”言语之中掩不住对方竹的欣赏。

    话锋一转,沈承严肃起来,问简易:“你们不是兄妹吧?”

    另外三人先是惊讶了几秒钟,然后就释然了。如果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他怎么能当上刑警,如何去破案?

    沈承继续:“不管你们以前有过什么,但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关系了。那我就可以放心去追了。”

    沈一飞、陈宇扬看着简易,简易还是没表示。

    最后,沈承说:“我可以没有老婆,但茜茜需要妈妈。”

    晚餐后,众人在酒店门口告别。

    沈承对女儿使个颜色,茜茜马上对方竹说:“姐姐,跟我们一起走吧。”

    “叫阿姨。”沈承纠正她。

    “不,她是姐姐。”

    “你赢了。”沈承对女儿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后对方竹说,“要不你就跟我们一起走?”

    方竹还没开口,简易替她答了:“我送她,顺路。”

    简易不是接受不了别人追方竹,也不介意追她的人有没有孩子,但他要确定那个人会全心全意的去爱她。如果他不知道沈承对茜茜妈妈的感情,他或许不会阻止沈承追她。毕竟,沈承为人正直,工作、家世都好,是个好的归宿。但下午沈承的那句“我可以没有老婆,但茜茜需要妈妈”表明,他不会忘了茜茜的妈妈,找个女人只是为了女儿的成长需要,这点让他接受不了。他不会把方竹让给一个不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

    沈承没理他,还是看着方竹,等她的回答。

    “不了,时间还早,我想自己走走。”方竹直接一句话将两个男人都拒绝了。

    当方竹慢慢溜达回到小区时,她瞥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她停下脚步,看着车子的方向。她知道里面的人也正看着她,但里面的人却没有下车。车子停在树影下,那里更适合谈话。

    想了一下,她朝车子走过去。看到她走过去,车上的人也下车了。

    方竹调侃他:“简先生是在等人么?难道这里除了我,还有你认识的人?”

    他知道她是故意的,直接说出他来的目的:“沈承追你,你别答应。”

    方竹苦笑问:“为什么?”

    “他只是想给茜茜找个妈妈。”

    她又有点生气了,问:“那又怎么样?我听秦好姐说了,他家世好,工作也好,不是好的老公人选么?至于爱这种缥缈的东西,说不见就不见,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她言下之意很明显,他曾经口口声声说爱她,结果却是他先提出分手两个字。

    他只能说:“对不起……”

    方竹平稳了一下情绪,说“没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冒雨给我送伞,我对你发脾气;刚刚你也是好心提醒我,我又冲你发火。是我没有风度了。”

    她突然的软语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嗫嚅着说:“其实,我们还可以……可以做朋友的。”

    方竹苦笑一下,猛然踮起脚尖,捧着他的脸,亲了上去。她慢慢深入,不一会儿,他的手不由自主搂住了她的腰……

    这时,她突然推开他,问:“问问你的心,还有感觉吗?如果有的话,你告诉我,怎么做朋友?”说完,果断转身走人。

    简易终于明白彼此深爱过的两个人是做不了朋友的。一见面就想拥抱,一拥抱就想接吻,一接吻就沦陷。刚刚他不自觉搂上她腰的手就是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