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后我靠嘤嘤嘤成了团宠 > 84一号迷妹已上线

84一号迷妹已上线

    那一刻气氛几乎要凝固。

    晏之衡的心里瞬间划过许多种情绪,疑虑、揣测,但更多的其实是惊恐——她怎么会发现?

    自己的轻功不说整个大邺无敌手,那也是高过平均水平线的程度,普通的习武之人都没法发现,上一个识破了他的伪装,发现了他的踪迹的人,还是卫砺。

    难道祝良宵真的不一般?还是说,这一切就只是巧合而已?然而就在晏之衡都打算下去装作若无其事路过了,祝良宵的眼神居然又轻飘飘的移开了。

    是……是巧合?这个想法恐怕晏之衡自己都不太相信,但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又让他不得不信,接着他就发现祝良宵很是坦然的敲了敲那个房间的门,然后门就打开了,但是并没有出现房间里人的身影。

    正当晏之衡打算再换个角度的时候,人家祝良宵已经打开门,坦然的进去了。

    那这……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呢?晏之衡开始纠结了。

    ……

    曼语摸了摸惊魂未定的胸膛,睁着小鹿一样的眼睛看着祝良宵:“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祝良宵的眼神里有着赞赏:“你倒是很聪明。”

    曼语说:“是小姐聪明,您告诉我如果敲门三下的话,就让我躲在门后面,不要让外面的人看见我。”

    祝良宵点了点头:“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外面的人是为什么要跟踪我,但是警惕一些总是没错的,你叫我来是要告诉我进展?”

    曼语点点头,说:“是辰王殿下……他说他过两日就到府上来,求您,求您把我送给他。”她的眼神里有些显而易见的忐忑,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祝良宵把她安插在辰王身边,是要伤害辰王吗?可是平心而论,辰王相貌英俊仪表堂堂,而且为人也风趣幽默。

    那么多次的月下见面,甜言蜜语,动心的不止辰王一个啊。

    祝良宵有了点笑意:“很好啊,他要你,你也愿意,从今以后你去辰王府就行了。”

    曼语不知道祝良宵现在是在装傻还是别的什么……但她真的不敢多说一句话。

    “那我,我以后要怎么办?小姐,我的第二条命是你给的,你让我做什么我一定会做的,可是,可是辰王真的对我很好。”曼语说着说着就感觉自己都快哭了,她越说越难过,越说越痛苦,感觉自己要在爱人和主人之间选一个了。

    祝良宵便也很直接的说:“你不用对我说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从此以后你就是辰王府的人了,你不用娶伤害辰王,也不用去伤害我,你只需要做一个安安稳稳的美妾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用。”

    曼语愣住了:“就只是这样?”

    祝良宵说:“是啊,只是这样。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况且,这是你该有的,今天晚上他会来见你吗?”

    曼语已经是被这个巨大的惊喜砸懵了,话也不敢多说了,只是愣愣的回答;“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有时候会来,但他从来不会提前通知我的,他只要往院子里扔小石子,我就知道他来了。”

    祝良宵心想你们花样还真挺多。

    不过这些也是无所谓的小事,她并不在意,她说:“那行,过几日他上门的时候,我会应允你们两个的事情,并且……给你送上一份嫁妆。”

    曼语张了张嘴,不知不觉间泪居然盈满了眼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只是个胡人舞姬,我除了这张脸,什么也没有,你…你为我准备嫁妆,值吗?”

    “值不值得,只看我自己愿不愿意,你既然要去辰王府,那就成了半个主子,少不得要打点下人,给自己添置衣裳之类的,你现在是将军府的舞姬,去了辰王府,就是将军府出去的人,无论如何日子总会过得比你以前好,你害的自己把握。”祝良宵话说到这里,自认为也是言尽于此了。

    按照上辈子的轨迹,曼语会安安稳稳的在辰王府当她的宠妾,她或许不是辰王的唯一,但是辰王心里始终有她,她会衣食无忧。

    祝良宵时常会害怕自己的重生导致那些本不该不幸的人,生活发生了变化,所以她有时会竭尽所能保障别人的利益。

    祝良宵几句话很快说完就离开了,曼语特别感动,原来并不需要她去伤害谁,她将来也不需要离开辰王,她会锦衣玉食,也会……将来也会和辰王一起。

    没过多久,鸳鸯便将礼单送来了,就像祝良宵说的,并不是多贵重的东西,只是给她将来的一份保障,但是这份保障对她来说也是弥足珍贵的。

    “鸳鸯姑娘,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还有……”曼语念念叨叨的,鸳鸯都忍不住笑着打断了她,“你不用担心了,还有,谢谢的话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曼语犹豫了一会儿,“那我说一个我没说过的事可以吗?”

    鸳鸯还以为她又要道谢,虽然已经听了好几次了,但是这个胡姬小姑娘倒是有几分单纯可爱,便还是决定耐心的听她说完了,“你想说什么,你说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之前辰王殿下与我闲聊的时候,要我尽快离开将军府,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听他的语气,好像是陛下对将军府有些意见了,后来又听见他说,在朝堂上的时候,祝将军和陛下起了争执,陛下好像很生气。”曼语不懂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但是从小到大都谨言慎行的她,察觉到了不对,她虽然不懂,但是直觉陛下生气是很严重的事情。

    之前还有几分犹豫要不要告诉祝良宵,但是祝良宵对她这么好,非亲非故的还给她送了嫁妆和礼物,她觉得必须要报答了。

    鸳鸯果然上心了一些,她问:“当真?”

    曼语重重点头:“当真,只是我没接触过这些事情,也不太懂,但是……但是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给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