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后我靠嘤嘤嘤成了团宠 > 85嫁妆
    鸳鸯自然是明白她的一番好意。

    说起来其实,人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如果祝良宵一开始就把自己的目的阐明,让曼语做她和辰王之间游离的那个人,曼语肯定不愿意,毕竟祝良宵只是把她从青楼里挖了出来,真正和她生活、给了她锦衣玉食的人是辰王。

    更何况祝良宵也没有用什么手段去逼迫她,她不可能尽心尽力为祝良宵办事——当然,祝良宵本来也不需要她办什么事。

    但现在的情形是,曼语是个知道感恩的傻白甜,她知道祝良宵并不会拦着自己和心上人交心,别提多高兴了,更何况人家还给了她嫁妆,如果现在祝良宵是个男人,她简直恨不得嫁给他。

    所以,在辰王和祝良宵之间,只要是不损害辰王利益的,她都会尽可能的帮衬着祝良宵。

    她不像瑶姬那样名动京城,毕竟自己只是个不谙世事的舞姬,所以很多事情她听不懂,也听不明白,但是她有眼睛和耳朵,也分得清好坏。

    祝良宵得知此事的时候倒也没多大反应,只是淡淡一笑,“随她吧,她若是肯,那自然是一片好意,若是不肯,也没关系。”

    翡翠有些好奇的问她:“小姐,您真的只是想把曼语推到辰王眼前,仅此而已么?恕我直言,您花大价钱买下了她,却什么都不图?”在她印象里,自家小姐不是什么傻白甜啊,这举动简直就像是发善心了,难怪曼语开心的要命。

    祝良宵却道:“这本就是她应得的,若不是她现在把辰王迷得神魂颠倒,辰王少不得还得在我这边下功夫。”

    翡翠不赞同道:“可卫大人不是已经提亲了么?”

    祝良宵反问道:“若不是辰王那边收了手,你猜卫府敢来提亲么?”之前沈家对她有意,虽然祝良宵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有意,但当时也刚好是辰王对她有意的时候,沈家多半是打听了什么,再也没上过门。

    不管是多大的官,这种和皇子抢女人的事,他们都不敢干。

    翡翠直觉不是这样的,卫大人是个一言九鼎的人,他既然答应了要娶,那他就一定会娶的。

    但是看祝良宵的态度,似乎又过于冷静了一些——她并没有打心眼里把卫砺当成是一个托付终生的对象,这可能也是因为她本身就不需要找谁托付终生,她表面上是应和着卫砺的喜好,竭力成为京城中大家闺秀应有的样子,但实际上,她是那个没有动过心的人。

    ……

    纳彩之日就这么平平无奇的过去了,中间倒是也没出过什么差错,当然,这可能是因为唯一能捣蛋的乐安郡主染了恶疾,据太医说,恐怕几个月内都不能下床了有关。

    说起来这乐安郡主的恶疾也是来的蹊跷,乐安一向身子骨特别硬朗,从来没出过差错,可就是前些日子去湖边玩了一遭,也没下水没遇到什么人的,就是会来之后身上忽然起了疹子,这疹子全集中在腿上,都猜是被湖边的虫子咬了,但至于是什么虫子就说不清了。

    这疹子不仅样子可怕,还会使整个腿都肿胀不堪,完全无法下地行走,更何况如今是春季,万物复苏,伤口恶化的也非常快,不过几天时间,乐安郡主便下不了床了。

    这人呢一旦自己动不了了,便也无法去搞事情了,至于这事是谁干的,乐安郡主又是怎么被咬的,可就不得而知了。

    而此时此刻祝良宵在府里喝着清茶,读着方姨娘递过来的信。

    方姨娘这个人,虽然争宠上是没什么本事,但是笼络人心这方面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的,也不知道她在庄子上使了什么手段,让那边的下人替她传递了信件,信件本是给祝永年的——好歹她也是伺候过祝永年的,她这封信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卖惨让祝永年想起两人昔日的情分,能准许她回来。

    这封信也是漂亮,没写她自己对祝永年多么多么思念,估计是因为知道祝永年不吃这一套,她写的是听别庄的下人说:大小姐快要成婚了,方姨娘本来在庄子里过得是清闲日子,但是一想到大小姐这样的大家闺秀,恐怕是不清楚那些迎来送往的事情,这府里也没有一个主母,甚至还说若是祝永年觉得她待在庄子上更好,她等大小姐成婚之后会自请回庄子上。

    瞧瞧,多么的情真意切。

    这封信要是真到了祝永年手里,他说不定估量一下,觉得祝良宵毕竟还只是个姑娘家,从古至今也没有哪个姑娘家自己操持自己的婚事的,自己又要忙着练兵的事,可能真会让方姨娘回来。

    可惜,这封信如今落到了祝良宵手里。

    她看到这封信的反应是什么?当然是不允许了。

    她没有打算代祝永年把方姨娘休弃,也没有打算让她一辈子都不回祝家了,只是现在她要成婚,方姨娘如果回来,肯定不是来帮她,而是给她添乱子的,祝良宵会把一个添乱子的人放在身边吗?那当然不会,除非她脑子坏掉了。

    翡翠见她把信扔到了一边,便问道:“这信可要回复?”

    祝良宵摇了摇头:“不必了,让她等着吧,等我成婚之后,她若是要回来便回来吧,左右方家左右不了我将军府。但现在不行,我看见她就膈应,我怕她在这,我连成婚的心情都没有了。”

    翡翠自然是含笑点头了。

    说到这里,翡翠才想起来一件事,“将军派奴婢过来传话,说是要和您商量一下嫁妆的事情。”

    祝良宵点了点头。

    嫁妆的事她不用担心太多,祝永年对她是宠爱有加,女儿出嫁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让自己受了委屈。

    果然到了书房之后,祝永年便将嫁妆单子也给她过目了。祝家不愧是祝家,家底不是一般的丰厚,可以说是卫家给了多少,祝家便也给了多少,祝良宵估计了一下,这成婚当天恐怕真称得上十里红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