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开局劝刘备去南阳 > 第五百零四章 暂时没有好办法……

第五百零四章 暂时没有好办法……

    听完林辰的话以后,刘备内心里突然感觉极其地怪异。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林辰不再说话时,他才缓缓地开口道:“子源就当真不怕吗?”

    怕什么,他没有去说。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又是这么一个语境,林辰到底要怕什么,那却是可以猜到的。

    “辰为什么要怕?”

    林辰自然听懂了这番话,他反而很是惊讶地抬起头道:“莫非,陛下真有要辰性命的想法?”

    说着,他还夸张的拍拍胸膛道:“若是如此,辰确实应该怕了……”

    实话实说,这种事谁又能真的不怕呢?

    但是,林辰却是一个明白人。

    他甚至比刘备自己更加明白刘备。

    也正因为明白,所以他才清楚,面前这个人就算会变成那个样子,却也绝对不会是现在。

    起码也该是传承阿斗的时候。

    也只有那种时期,才能让刘备稍稍地动一点念头了。

    但就算是那种时候,林辰却也是不会跑的,至于原因……

    倒也不必说的那么清楚。

    毕竟,事情不是没发生吗?

    “你怕个屁!”

    看到林辰这幅模样,刘备怒从心头起,指着对面之人便骂了起来:“你若是真的怕了,就不该是这么个模样!”

    “那辰该是什么模样?”

    林辰好奇的道:“要不,辰直接带人跑掉?”

    “……”

    刘备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摆摆手道:“行了行了,说回正事……”

    “这件事,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子源可有何教我?”

    “说起来吧,辰一开始的想法就是那般所言,最后还能变成一桩佳话……”

    说到这里时,林辰看到刘备脸色不善,连忙迅速转变话锋道:“但辰也知道,陛下肯定会来这么一遭。”

    “这倒也不是说咱们君臣之间,忽然就生了疑心,我相信,陛下此来,说不得就是抱着要指黄河发誓的心而来的。”

    听到这里,刘备的脸色不由得一变。

    没错,他之前的时候,还真就是带着这么一个想法来的。

    当时的他,想的很是清楚,既然这件事已经成了误会,那索性就让这件事传开。

    而他要做的,不过就是指着黄河发誓而已。

    这样的事情,只要他做出来了,那也就意味着,只要林辰不造反,任凭他怎么跳,刘备都不会动他。

    这么一来,天下不就安心了吗?

    刘备就是这么想的。

    可他没想到,林辰一口就说破了他的想法。

    最为关键的是,林辰似乎对于这个想法,还不是那么的满意。

    “但陛下切不可这么做!”

    林辰故作没有看到刘备的神色,转过头道:“若是陛下当真来了这么一出,那么事情才会真的复杂了。”

    “用誓言约束,怎么比得上真情约束来的更加纯粹与真诚?”

    “旁人都是有眼睛的,若是你我君臣都到了这般田地,那旁人谁还敢说你会相信他?”

    “除非,陛下和谁都来这么一遭……”

    林辰说到这里,悄悄打量了刘备一眼,看到他脸色怪异之时,他惊愕了。

    居然真的准备全都来一次?

    那这不是将信任危机拉大了吗?

    “但这实在是大可不必之事!”

    好一会儿,林辰才装作没有看出来的模样摇头道:“真这么做了,陛下手下的人,可就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他们只会相信黄河,到那种地步,当真是陛下所想要的吗?”

    刘备摇了摇头。

    显然,这是他从来都不想走的一条路。

    真要是到了那一天,他这个圣天子……

    不!

    要真到了那时,又哪里还有什么圣天子?

    “所以啊,陛下应该找一个更好,同时也能安抚人心的好办法!”

    林辰笑眯眯地对刘备道:“而这么一个办法嘛,说起来其实很难,但是真要做起来的话,倒是也算简单……”

    “是什么?”

    刘备一把就抓住了林辰的手臂。

    随即,他便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他连忙行礼道:“请子源教我。”

    是的,他已经知道这次危机有多大了。

    可以说,这一次的危机,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整个‘集团’上下的安危。

    真要是能好好处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甚至,要是他能通过这件事,来将群臣的心都拉拢过来,还可以说是赚的。

    也是因此,刘备才会这么的急迫。

    当林辰开口的那一刻,他便忍不住了。

    “辰还没想到。”

    林辰尴尬地摇摇头道:“本来,辰正在想着这次事件的解决办法,陛下若是不来,那自然最好不过,但偏偏陛下来了,而这么短的时间……”

    “辰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啊。”

    这已经不是两全其美了,完全可以说是无数全无数美的大好之事。

    真要是能做到,刘备集团就将会再度地凝聚人心,天下无敌。

    说不得,因此还能将统一天下的大势,稍稍地往前推那么一两年。

    最起码也能推前几个月。

    但问题在于,这不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事。

    这是一次重大的危机。

    可以说是信任危机,而这种危机,对于皇朝来说往往都很致命。

    所以,林辰一直都在想,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将人心稳住的同时,又不至于让天下人想那么许多。

    最好,这件事还能成为一次表率。

    除非出一个仿佛司马懿般的人物,不然就牢不可破的表率。

    司马懿便是指着黄河发誓,然后他亲自破戒了。

    从那之后,谁又还会相信什么指水发誓呢?

    没有人信了啊。

    大家都开始变得更加精明了。

    所以,林辰要想到一个比这个更好,同时也更加圆满,还不会使得出现信任危机的好办法出来。

    试问,这种办法是一点时间能想到的吗?

    “是朕想的太急了。”

    刘备也是随着摇摇头道:“确实,自事情发生以来,也就只是过去了不到两个时辰而已,子源想不到办法,也实属正常,这样吧……”

    “这样吧,陛下给我一天时间。”

    没等刘备说出那个很长的期限,林辰便抬起了头,道:“一天的时间,处理好这件事,省得让流言发酵到天下尽知,在辰看来,却是最好不过的。”

    “不知,陛下觉得如何?”

    “……”

    本来还想说一个月的刘备,吞了口唾沫,将话咽了回去后,很是认同地点头道:“对,此事便该在一日之内解决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