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汉道天下 > 第541章 旁观者清

第541章 旁观者清

    田畴没得到天子任何答复,被晾在一旁。

    他早有心理准备,也不着急,等着赵云来接他去帐篷。

    帐篷很简单,行在正准备撤离休屠泽,明后天就可以起程,不少东西都已经装了车,只剩下一些生活必须品。

    即使田畴举家搬到徐无山中隐居,也曾千里跋涉,经历过最困难的日子,看到帐中的简陋时,还是有些吃惊,下意识地想是不是天子生气了,有意针对他。

    赵云看出了他的疑惑,告诉他,休屠泽条件有限,大家都差不多。天子帐里除了公文书一些,不会比你这儿好多少。

    田畴很惊讶,没有再说什么。既然天子能受得,他也没什么受不得的。

    田畴邀赵云入座,简单说明来意,希望赵云能帮他进言。他赶到休屠泽来,知道自己的任务艰巨,想完成任务,就一定要找赵云帮忙。

    赵云端着茶碗,沉默了半晌。“子泰,你别急,多住几天吧。”

    “多住几天就行?”

    “君子见几而作。几不至,则不宜轻动。”赵云面带微笑。“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想必袁绍的表也快到了,且看看袁绍是什么态度,再说不迟。”

    田畴眉梢轻动,点了点头。他估计袁绍的奏表也快到了。袁绍两线作战,为了拿下公孙瓒,不得不向冀州人让步,发冀州十万之众,却还是不能迅速攻克易京。一旦天子东出,袁绍必须陷入两线作战,不可能不着急。

    “我听天子说,到了武威后,要校阅女军。我可以参加吗?”

    “当然可以。”赵云一口答应。“天子建女军,就是要让天下人知道女子中也有人才。到武威再校阅,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

    “女子成军,我总觉得不妥啊。”田畴吁了一口气。“马云禄所说的千余人中,只有三百人是汉人,剩下的不是羌人就是鲜卑人,这不合适吧?”

    “汉人的确不多,但这不是汉人不行,而是刚刚俘虏的鲜卑人多,相对容易挑出适合从军的女子。等到了内郡,自然会有更多的女子从军,届时汉人自然会成为主力。”

    “天子要建多少女军?”田畴的眉头皱成了疙瘩。

    赵云笑了,瞥了田畴一眼。“别急。等看了女军校阅,你或许就有答案了。”

    田畴有点受伤。

    他觉得赵云看他的眼神中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轻蔑,仿佛他是个粗鄙之人似的。他之前和赵云有过接触,赵云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

    “冀北的情况如何?”赵云转换了话题,问起了家乡的情况。“袁绍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召集那么多大军?以冀北的户口论,这几乎是竭泽而渔了。”

    田畴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了一遍,赵云听完,轻轻地笑了一声。“果然又是如此。袁绍为了求胜,不惜饮鸩止渴,越陷越深了。”

    田畴诧异地看着赵云,越发不解。

    袁绍依重冀州人,尤其是冀北人,身为冀北人的赵云为何是这种态度?

    “天子不也倚重并凉人?”田畴说道,刻意没有提饮鸩止渴四个字。在他看来,天子与袁绍无异,都是借重某个地方的势力,区别只在于天子倚重的是并凉边州,袁绍倚重的是兖豫青冀这样的中原腹地。

    “你说得对,又不对。”赵云说道。

    “还请子龙指教。”

    “天子倚重的并凉人,是所有的并凉人,既包括汉人,也包括羌人。既包括贾侍中、韩镇西这样人杰,也包括普通的牧民。”赵云呷了一口茶。“袁绍能得到冀州普通庶民的拥护吗?”

    田畴微怔,随即明白了赵云的意思。脑中灵光一闪,低呼出声。

    “高明,天子果然高明。置之死地而后生,人弃我取,出奇制胜。”

    赵云含笑不语。

    数日后,刘协起程,离开了驻跸一年有余的休屠泽。

    休屠泽重新恢复了平静,数百户牧民留下,放牧为生。

    经过去年大战留下的鲜血浇灌,休屠泽的草地今年格外茂盛,休屠泽旁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色。

    田畴跟着起程。白天跟着一起赶路,晚上则有自己的帐篷。赵云就算再忙,也会过来看看他,聊上几句。

    田畴一直没看到天子,但他看到了女军,有几次还和几名女骑士近距离接触。

    让他意外的不是女军中有很多金发碧眼的胡女,而是这些女骑无一例外,都是骑术精湛,身手矫健之辈。她们在马背上说笑、嬉闹,轻盈如燕,凶猛如鹰,丝毫不亚于男子。

    田畴估计,如果一对一的较量,这些女骑士都可以轻松地击败自己。就算是上阵,这些骑士也毫不逊色于男子。

    怪不得马云禄能击杀狂沙部落的大帅落置鞬落罗,以功封侯。有这样精锐的骑士,击败鲜卑人不是什么难事,哪怕是女子……普通男子也行。

    忽然之间,田畴对即将进行的校阅有些期待起来。

    四月中旬,天子一行赶到武威。

    进入武威县境,原本松散随意的队伍就变得严肃起来。田畴再也没看到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骑士,所有人都严守岗位,不敢擅自离队。女骑士们也看不到了,田畴只是偶尔见过一次,有几十名女骑士守在皇后的马车旁。

    田畴看到了皇长子,抱在一个中年女子手中。皇长子看着路过的骑士们,咧开还没长牙的小嘴,眼神中透着莫名的兴奋。

    田畴远远地看了一眼,忽然想到了袁谭兄弟,不禁为袁绍感到悲哀。

    就算袁绍能坚持住,他的继承人也不是天子的对手,更不是天子后裔的对手,那些娇生惯养的高门子弟哪里吃过这样的苦。

    天子的到来让武威热闹起来。站在路边观看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半大孩子甚至挤到了近前,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神情肃穆的骑士,胆子大的甚至伸手去摸骑士的战靴。

    骑士们端坐在马背上,岿然不动,却也没有向这些胆大妄为的孩子怒目相向。

    皇后伏寿、贵人荀文倩在停车休息时,会打开车窗,和围观的百姓打招呼,停车的时候还会下来,找一些孩子来问话,赏赐一些点心。每次到这时候,皇长子就会格外兴奋,用力挥舞着手臂,发出咯咯地笑声。

    看到这一切,田畴时常有种错觉。

    这真是天子的行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