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诸葛孔明连机弩

第二百一十三章 诸葛孔明连机弩

    “寄奴,凭之,襄阳之战,你们打头阵,一定要把氐秦的战船全都烧光,这样我们才能让城中的氐秦士兵不敢轻易出战!”王谧勉励道。

    敌我双方目前的态势,他们心中都有数。

    要是援军不到,他们这一万多人,最后肯定是都要葬送在襄阳城外,别说是夺下襄阳城了,就算是攻入襄阳内城,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王谧相当重视刘裕这边偷袭的成果。

    只有利用这样偷袭成功之后造成的混乱,才能在襄阳多撑一段时间。

    “稚远,你放心!”

    “有我们兄弟在,肯定没问题!”

    刘裕将手里的长矛又擦了几下,那突出的矛尖,都让他擦的闪闪冒亮光。

    视线一转,檀凭之那边倒是没有擦兵器,而是一直在调试臂弩。

    王谧眼前一亮,没想到啊,老檀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好宝贝。

    “凭之,这把弩能射多远?”

    此前在军营里,王谧已经见过不少强弩,不过,檀凭之手里的这一把,样式很奇特,他根本就没见过。

    “这个啊,能射三百步远!”檀凭之欣喜的答道。

    “这么远!”

    “厉害了!”

    “我记得,北府装备的强弩,最多也就只能射两百步远吧,凭之,你这把是自己造的吗?”

    凭之哈哈一笑:“王秘书这一次你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这把弩,就是我自用的。”

    “北府可绝对没有这样的好东西。”

    檀凭之将强弩从臂上解下来,暂时交到了王谧的手中。

    他虽然很小心,但还是让小王心头一紧。

    这东西,还真是沉呐!

    这得有十斤重吧!

    要想把这样沉重的弓弩端在手臂上,还要运用自如,百发百中,没有一把子力气是绝对不可能。

    “凭之,这不会就是连机弩吧!”

    “连机弩,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机关枪吗!”

    刘裕一愣,感觉机关枪这个词语相当陌生,却好像又能理解一些。

    只道:“这不是枪,而是诸葛孔明制造的一种强弩。”

    “只看看这盛放箭簇的盒子就知道了!”

    “一盒五支箭,射出一箭,就又会滑下来一箭,因为可以连续发射,便称为连机,这种强弩,威力无穷。”

    一提起兵器,刘裕便口若悬河,停也停不下来。

    “凭之,这样的好宝贝,你居然藏的这么严实,兄弟们都不知道!”

    刘裕说话从来都实在,几人自京口相识,他便知道,檀凭之臂力过人,在这一点上,就连他这位京口猛虎都不是对手。

    他只知道,凭之擅使胡族喜欢使用的奇怪兵器,犹如流星锤,狼牙棒之类。

    但从来不晓得,他居然还是用弩的高手,还拥有如此高级的兵器!

    “凭之,你可要小心了,这样好的弓弩,待会到了襄阳城外,你可一定要保护好了。”

    “那氐秦狡诈,这样的杀手锏,可千万不能让他们学了去!”

    王谧紧张的不得了,他很清楚,在大晋这个年月,这些冷兵器,太容易被仿造了。

    如此厉害的兵器,若是被氐秦那些恶狼偷走了技术,对于晋军来讲,绝对是灭顶之灾。

    檀凭之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稚远,你想的也太多了。”

    “就凭氐秦那些无赖,怎么可能抢走我的连机弩?”

    “还未等他们近身,我便已要了他们的命了!”

    说话间,檀凭之就又把连机弩装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矫正准度。那足有一尺长短的强弩,放在檀凭之的手臂上,竟还有那么多空余的地方,王谧再次感叹:胳膊长,就是好啊!

    因为要使用一箭五发的连机弩,凭之背后的箭囊都比别人更沉重,他的带箭量,至少要是其他士兵的五倍!

    “王秘书,我们这就上马了!”

    相比刘裕,檀凭之可是个急性子,眼看着就可以冲上战场,奋勇杀敌,多几个弹指都已经等不得了!

    要不是王谧说什么都不肯放他出去,他现在早就已经纵马,跑在半路上了。

    王谧犹豫了一刻,前院那边还没有新消息,现在上马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不过,差别也不会太大。

    “马到功成!”

    “必定功成!”

    京口两兄弟信心十足,一个腾身就跨上了马背。

    王谧一惊:“打仗的时候,记得用马镫!”

    就在他们潇洒上马的那一个瞬间,他忽然发现,两位好汉,谁都没有踏着马镫上马。

    这还得了,到时候,杀红了眼,连脑袋都懵了,他们还能记得踩马镫冲杀吗!

    终究还是没有形成意识,不习惯,这样可不成。

    刘裕两人从刚才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要纵马扬鞭,现在屁股挨上了马背,简直是想飞的心都有。

    哪里还顾得了许多,王谧这么一声吼,刘裕差点没从马背上摔下来。

    马镫?

    对!

    马镫!

    刘裕哇呀呀一声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飞身上马的时候,如此潇洒无负担,敢情是没有踩马镫。

    “多谢稚远提醒,上了战场,我们一定记着!”

    为了与王谧说话,刘裕还勉为其难的勒住缰绳,让嘶叫的追风停了下来。

    瞧他们两个兴奋的!

    他们两个已经跑出去很远了,但王谧还是可以分辨出,他们的眼睛闪着灼灼的亮光。

    简直是一对战争狂人。

    “王秘书!”

    “请留步!”

    一声大吼,劈开了空气,刺进了人们的耳朵。那从来都跟在刘方身边,片刻不离的小兵,一溜小跑就奔了过来,脚底好像踩了风火轮似的。

    王谧定睛一看,完蛋了!

    肯定有麻烦了!

    只见那小兵,原本是个机灵讨喜的长相,这一会却完全变了个样,脑门上的皱纹,一条一条的,活似wifi信号。

    “到底出了什么事?”

    别人还没有轮得上热烈的反应,张队主倒是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前头。王谧的位置明明更加有利,但他却什么也没有抢到。

    “快说!”

    那小兵一路从广场上跑过来,早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脑子都糊涂了,老张越着急,他就越是说不上来。

    只顾着哈赤哈赤的喘粗气。

    这样可不成,这不是耽误事吗!

    王谧上前,赶紧让人给他端了一盏茶,他咚咚咚喝下,这口气才算是喘匀了。

    “王秘书,不行!”

    “计划有变!”

    “来的将军不是符睿,是慕容冲!”

    “什么什么?”

    “慕容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