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此刻,全世界都以为我是神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闯龙潭

第一百三十四章 独闯龙潭

    第一百三十四章独闯龙潭

    “什么,这怎么可能?”

    殷满娇瞪大眼睛起身。

    “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这样也好,咱们殷家也因此在朝中地位更加稳固了。”殷开山说。

    “不行,这样很不好。”殷满娇激动的说道。

    “满娇,你在说什么?”

    殷开山甚是不解的看着自己女儿。

    平日间,殷家和刘家就是政敌,自己的女儿也是一直支持自己的。

    “父亲——你——”

    殷满娇脸红如血,急的团团转,咬咬牙,一跺脚。

    “母亲,还是不要说的好——”唐僧提醒。

    但是一提到刘家,殷满娇已经失去了理智,对于自己儿子的呼喊视若不见。

    “父亲,这绝对不行啊,孩儿已经怀了刘洪的孩子啊——”殷满娇说。

    “什么?”

    殷开山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怀了刘洪的孩子,他父堂堂大唐的二品大臣,怎么就能落草了呢?这怎么可能?”

    “啪!”

    突然,殷开山一嘴巴抽在殷满娇脸上说:“你怎能做出如此事来。”

    殷满娇脸上发烧,但到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把两人什么时候,相遇,什么时候互相看上眼,但碍于两家是仇敌,所以一直不曾正大光明在一起的事公布出来。

    “父亲,他亲口答应我,过些时日就来提亲的,本来——本来——”

    殷开山气的全身颤抖说:“本来,你想到那时在跟我说实话是不是——”

    殷满娇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她肚子内的唐僧沉默了下来。

    “这样都行,难道命运不可改变吗?”

    唐僧有种无力感,什么捞子取经,他都不想去了,他不想自己的命运再次被摆布。

    殷开山气的在客厅内,走来走去。

    ,他实在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造孽啊,造孽啊。”

    最后急的更是抓着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

    殷满娇说:“父亲,你不要急,我现在就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说着,就走到了门口。

    “你,给我站住,你哪里也不许去。”

    殷开山连忙喝道。

    “父亲,难道什么党派之争,比你女儿的幸福,还重要吗?”

    殷满娇双眼噙泪说。

    “总之,你去是可以,但是,女儿你答应我,为了相府的名誉,你跟那刘洪不能在一起——否则你就不要踏出相府大门,如果你不从我意,为父现在就,现在就——”

    殷开山也是下了狠心,看着一旁的大柱子说:“我就撞柱而死。”

    “我——”

    殷满娇眼中噙泪,点了点头,一步踏出相府大门。

    出了相府,来到外面街道的一个角落。

    “儿子,你能带飞吗?我带你去见你爸爸。”殷满娇说。

    “哎……”

    唐僧叹息一声,他现在的元神之力无比强大,就算挪动万斤之物也能够轻松,更何况一个人。

    下一瞬间,殷满娇全身散布金光,人也直接一下飞到空中。

    街道上的百姓,全部跪倒在地,口呼,“神仙,下凡。”

    更有甚者认出了殷满娇的身份,一时间所有人都在传说,相府有仙女。

    神念扫遍整个刘府。

    “母亲,找到了父亲的气息,此地二百里,二龙山方向。”唐僧说道。

    殷满娇没有丝毫犹豫,驱动力量,直飞二龙山。

    所谓二龙,传说当中,两座山乃是一雌一雄两条龙坐化之地。

    入眼的是两条长几百里的山脉,那最高的两座山峰,传说是两条龙的龙头。

    两山有些重叠显现,如同两条龙脖子缠绕在一起,一为圣龙山,一为魔龙山,统称二龙山。

    殷满娇直接朝着魔龙峰飞去。

    魔龙峰大殿之内,聚集白号人手,刘洪父子,还有许多原本就在此落草的当家,大摆筵席。

    二龙山的所有人,都感觉这个世界都有些荒谬,堂堂大唐二品大臣,拖家带口,竟然来此落草,这是天大的笑话吧。

    这里落草的人,在之前也仅仅是贫苦人家子弟,为了生活才落草,干的竟是一些劫富济贫的事。

    刘洪在席间一直喝着闷酒。

    他也不明白,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强盗了?

    他问过其父原因,但是他的父亲就是一字不说,而且还说狠话,“如果你不随我落草,那么我刘家上下三百口,全部都会死……”

    刘洪实在想不明白,什么人敢如此威胁刘家,让其父也如此害怕。

    想到殷满娇他就满心的苦涩。

    拿起一个大碗,刘洪一饮而尽,脑袋有些迷糊。

    “你为什么如此?”

    突然一道女声,让喧闹的聚义大殿,直接安静了下来。

    殷满娇出现在聚义殿门口。

    殿内诸人,眼睛一亮,实在太漂亮了。

    干刀口舔血勾当的,一般都没有家业,实在是不适合,今天是孩子的爹,明日可能直接就身首异处,女人也成了其他兄弟的老婆了。

    突然出现在自家大门口,一个如此丰腴漂亮的大美女,一个个槽汉子眼睛都发绿。

    “呀,哪里来的女子,好大的胆子——”

    一个双眼狭长,显得有些阴狠的男子,自认风度翩翩起身,“刷”的一下打开手中的折扇向殷满娇走去。

    殷满娇慢慢抽出宝剑,发出刷刷,金属与剑鞘摩擦的声响。

    “我问你,你为何会如此?”

    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刘洪。

    “呀,美女,你想要如何,大爷我晚上都可以满足你啊。”

    “哈哈——咯——咯——”

    殷满娇手中的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砍出,近乎所有人都没有看清,甚至连剑光都没有看清。

    他们只看到,那狭长眼睛的男子,说话的时候开始漏风,而后发现男子脖子上不知何时出现一条殷红血线。

    起初是殷红,而后突然“噗”的一声,喷出一团血雾。

    狭长眼睛的男子,瞪大眼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啊!”

    聚义大厅,顿时剑拔弩张。

    甚至刘洪都感觉有些头皮发麻,什么时候,自己的霓裳如此厉害了。

    他没有回答殷满娇的话,而是看向自己的父亲刘安山。